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侠女老婆和赵百年
  • 浏览:783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在树林中的路上,我们的商队缓缓前行着。今天我们没有像昨天那样疾行,除了因为林间路窄外,还因为大家都清楚今天要在前面的城市住宿。以现在的速度入夜前就可以轻易到达,而且在这座茂密的森林里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埋伏,所以就没有快进。在路上,刘震他们几个在前面开路警戒着,他们虽然想老婆,不过由于昨晚已经彻底的玩弄过老婆的身体一次,怕我发现什么所以没敢太和老婆亲密接触。而且现在老婆也不再队伍里,而是在那辆豪华的马车里休息。而昨天一直坐在马车里的陆大小姐,却骑着一批雪白的混血宝马和我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
  走在队伍最后,我和陆茵茵开心的聊着。陆茵茵想我问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还有龙云行省的地理风俗,而我则向陆茵茵了解了一下她的过去。在聊天中我总算知道了陆茵茵的过去,她毫不隐瞒的告诉了我。除了赵家父子让她勾引我的原因外,我休息逍遥游的亲和力也是她对我毫无防备的原因。
  陆茵茵在九岁的时候就随着师傅天圣宗宗主到宗门内修行,一年中又十个月左右不在家里。她是以天圣宗宗主亲传弟子的身份进宗修行的。在天圣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就是同一辈中的师兄师姐,非亲传弟子都是他们的师弟师妹,不论年龄和入门时间,现今的宗主一共有四位亲传弟子,陆茵茵排行第三。天圣宗门人之间的感情特别好,所以她也没有觉得寂寞。原本她也是个很普通的清纯女孩儿,但是她在宗门和大伙生活了七年左右之后发生的一件事,令她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儿。
  那一天她练功结束后,想往常一样去洗澡,但是由于过于疲累在溪水里睡着了。天圣宗的内门弟子洗澡的地方无论男女都是同一口泉水,因为这个泉水不但对解除疲劳有神奇的功效,而且能令人心神安定。所以内门弟子们都在这里洗澡,只是男女时间不同而已。那天陆茵茵睡着之后就忘记了时间,直到听到几位师兄弟的声音才醒来。醒来后的陆茵茵发现自己正光着身子,如果师兄弟们过来,她的身体就在他们的目光下一览无余了。紧张的她不但忘记了出声提醒师兄弟们不要过来,还立刻从水里冲出来去穿衣服。但是她刚到河边儿,师兄弟们就过来了。
  当时陆茵茵和师兄弟们全都呆了,陆茵茵呆呆的立在河边看着师兄弟们,完全忘记了遮掩已经开始成熟的身体。而师兄弟们也被陆茵茵虽然青涩,但异常完美的身体迷住了。几个人就这样呆呆的对视着,直到陆茵茵的大师兄出声提醒极几位师兄弟才转过头去。而陆茵茵也趁此机会穿好衣服,然后红着脸跑掉了。事后师兄弟们都没有再提这件事儿,不过从那之后,在他身边献殷勤的师兄弟一下子多了起来,她受欢迎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大师姐叶灵心。
  而那件事情对陆茵茵的影响也异常的大,她的身体被师兄弟们看光之后,她并没有觉得难受。虽然当时她觉得很害羞,但是当她回到屋里回想起刚刚的情景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点儿也不难过,尤其是想到几个年纪比她还要大一些的师兄色色的眼神的时候,反而觉得很舒服、很开心。从那之后她开始在意师兄弟们的眼光,每当师兄弟们的目光落在她的胸脯、屁股和两腿间的时候她都异常的兴奋,但是同时她又对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满起来,因为它挡住了师兄弟们的视线,她时常有脱下衣服给师兄弟们看个够的冲动。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左右后,她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弄得她甚至无法专心练功,修行开始停泄不前起来。她的师傅天圣宗宗主肖红袖发现陆茵茵的修行停泄不前后,把她找来检查了一下之后,发泄并不是功体除了问题或遇到了瓶颈。
  经验丰富的她也没什么办法,最后问她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后,陆茵茵沉默了。然后陆茵茵对一直疼爱自己的师傅说出了困扰自己一年的难题。
  当肖红袖听完爱徒陈述的原因后非常惊讶,她看着低着头害怕的等待师傅处罚的陆茵茵,然后她做出了决定。陆茵茵当时以为师傅一定会处罚她,或者生气,但是没想到师傅却疼爱的看着她,然后对她讲起了门派内的秘密。
  肖红袖讲起了门派中的一件很少有人知晓的往事。事情是关于肖红袖的师傅,上任宗主李青莲。李青莲的本质是个淫妇,但是她为了天圣宗的名声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淫欲。但多年的压抑后,有一天李青莲偶然看到了肖红袖的三个师兄洗澡,立刻被他们粗大的鸡巴挑起了压抑许久的欲望,然后李青莲忍不住欲火主动勾引了三个徒弟。压抑几十年的欲望一旦爆发绝对是惊人的,被三个徒弟肏了三天三夜后她的欲火还是没有消除,而这时候三个徒弟的鸡巴都已经硬不起来了。然后李青莲就开始勾引了自己的几个师兄弟和其他的非亲传弟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青莲和天圣宗近百个男人不停的淫乱肏屄,直到一个多月后李青莲的欲火才彻底宣泄。而这时候的她已经是浑身精液,骚屄和屁眼儿都已经无法合拢了。而且由于在泄欲的时候身体的强大内力不受控制,百年修得的强大功力尽数散尽,一身绝顶武功近乎全失。之后,清醒过来的李青莲羞愧难当,在交代好宗门事物后就顺着密室偷偷离开了天圣宗。而李青莲失踪后年轻的肖红袖就继任了宗主,因为天圣宗的宗主带带都是由女子担任,而当时李青莲的亲传弟子中只有她是女子。天圣宗门内人不多,但是很和谐,所以她继位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几位师兄也大力的帮忙。
  在肖红袖掌管好门内,以及江湖中人都接受了她这个年轻武功又不高的天圣宗宗主后,一直辅助她的几个师兄悄悄的离开了。他们去找离开的李青莲,因为她不但是他们第一个女人,而且也是他们心中一直敬仰的人。宗门里的人知道后并没有奇怪,因为大家都清楚的知道李青莲是什么样的人。即使是一个月的淫行过后,他们的心里实际上也没有任何鄙视的想法,因为他们都打从心底里尊敬着这位高尚女性。肖红袖等几位亲传弟子都是她收养和解救的孤儿,而非亲传弟子中也有不少被她救下的孩子。天圣宗的男弟子中有不少都把她当成梦中情人,有些甚至想着她手淫。当李青莲勾引他们的时候,他们立刻就为她疯狂了。而在她身上发泄后,不少人都期待着成为她的情人,为她奉献一切。但是在她离开后,大家的心难受极了,不少人暗暗的哭过。
  当三位师兄去找李青莲后,其他人也开始偷偷的下山寻找,但是所有人一直都没有得到过她的消息。直到肖红袖成为宗主三十年后的一天,三位英气逼人的伟岸男子带着一个风骚美艳异常的成熟女性来到天圣宗。他们就是肖红袖的三位师兄,以及失踪已久的李青莲。肖红袖见到就为的师尊后立刻扑到她的怀里,然后开心的哭了。原来几位师兄早就找到了师傅,而且还成了师傅的爱人,李青莲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告诉肖红袖太阴宝典修炼的注意事项。李青莲离开天圣宗前,没有告诉肖红袖太阴宝典修炼的注意事项,因为她认为太阴宝典有可能令修炼者变成淫妇,所以就打算让它失传。但是她离开后发现已经散尽的功力开始恢复,而且更加的精纯强大,但是同时她身体里的欲火又开始慢慢升起。
  她躲到了一个隐蔽的深山里,打算以此来逃避欲火。在山里呆了两年后她的欲火并没有再次失控,而她的功力再次回到了以前的境界,而且功力比以前还要精纯,对此她非常的疑惑。有一天她偶然在隐居处的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山洞,而令她惊讶的是山洞竟然是天圣宗的创始人飞升前的最后居所。而通过祖师留下来的书籍她明白了自己状况的原因。
  原来太阴宝典作为绝世武学,是最高级的女性武学之一。在修习的过程中,越是资质高的女性越是会遇到特殊的情况——淫体觉醒。一般的女性在从小的教育下,都会被教育成贞洁烈女,只有少数除外。但是这样的教育有时候是压抑了自己的本性,任何人都有性欲,无论是多么冰清玉洁的女子。而资质高的女性在修习太阴宝鉴的时候,就会迫切的希望解除从小教育的束缚,而极端的情况就是从贞妇变成淫女,资质越高情况就越严重。在祖师的留下的讯息中,除了这些外,还告诉修习者不要在意世间的看法,只要心正,并且能够行侠仗义,那么无所谓贞洁烈女还是淫娃荡妇的称号,只要能够无愧于心就好。
  李青莲看了祖师的信息后就不再逃避了,离开了深山,再次出现在江湖上。
  不过却没有以李青莲的身份出现,而是以一个穿着骚浪的蒙面淫荡女侠的身份出现。后来三个徒弟找到了她,而她则成了几个徒弟的公用情人。他们匿名闯荡江湖几年之后,李青莲怀孕了,所以再次隐居,然后趁此机会回到了宗门,并把祖师的信息告诉他们,并且把祖师所创的一些其他武功带回了宗门。而天圣宗从那之后,也由一个二流门派成为武林中的新晋大派,只是门徒较少而已,不过天圣宗不但没有因此放低收徒的标准,反而更加的严格了。这是李青莲特别交代的,告诉他们天圣宗同一辈中门徒不能超过八十人。之后李青莲和三个徒弟情人再次离开了,此后再也没有回到过宗门。
  听了师傅肖红袖讲述的师祖李青莲的故事,陆茵茵明白了师傅要说的话。第二天开始,陆茵茵就开始以淫荡的打扮出现在师兄弟们面前了。而师姐妹和师兄弟们在最初的震惊后,也在肖红袖和其他师门长辈们的解释下明白了陆茵茵的情况,很快就接受了淫体觉醒的小师妹。而陆茵茵从那以后就在没有穿过普通的衣物,即使是回家的时候也是骚浪的打扮,看的家里人吃惊不已,不过家里人很快就接受了,爸爸和哥哥还总是吃她的豆腐,摸她挺翘的屁股和酥胸。在宗门的时候她还经常光着屁股练功,看的师兄弟们鼻血直流,当陆茵茵指导他们武功的时候,他们的裤裆个个都挺立着,有时候陆茵茵还恶作剧的摸摸。
  说道这里后,陆茵茵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一脸风骚的看着我。我立刻清楚了她的意思,毫不客气的一把把陆茵茵从她的马上抱过过来,然后双手捏上了她丰满的酥胸和浑圆的大屁股。我搂着她一边玩儿着、一边色色的对她说道:“不止这些吧!我们的陆大小姐这么漂亮,你的师兄弟们一定会忍不住吧!”然后我的手覆上了她只有小小的内裤覆盖的阴户,然后又说道:“这里一定不止一次的被师兄弟们的鸡巴享用吧!”
  在我的手的抚摸下,陆茵茵的阴户渐渐湿润了,她轻声的喘息着,然后回答道:“嗯!是啊!人家的身体已经被师兄弟们玩儿遍了,就连一些有情人的都被人家勾引了,师姐妹们教训了我好几次。不过人家就是忍不住,看到他们的大鸡巴就想给他们肏,次数多了师姐妹们也就放弃了,接受了我勾引他们恋人的事实。
  不过也因为我的原因令师兄弟们的鸡巴越来越厉害,师姐妹们每次都被自己的恋人弄得舒爽异常,她们现在对我是又爱又恨。“
  我摸着她的骚屄,把两根手指在她的骚屄里轻轻的抽插,她轻声的呻吟着。
  听了她的话我笑着在她耳边轻语道:“那你不是成了天圣宗的公用破鞋了!”
  听了我的话后,她使劲儿捏了我的鸡巴一下,然后佯作生气的说道:“说的真难听,大家都很喜欢人家,应该叫人家是公用情人,才不是公用破鞋。”
  听了她的话我哈哈大笑,这时候我们已经和前面的队伍拉开了一段距离,我们更加大胆起来。我以后拉开她胸前本就很少的布料,大奶子完全露出来后,我用力的揉捏。而另一只手则拨开本就很小的内裤,然后三根手指在她的骚屄里抽插着。而她也一边享受着我的挑逗,一边掏出我的鸡巴,当她看到我的鸡巴后,立刻惊呆了,这是她见过的最大的鸡巴,然后兴奋的为我手淫起来。
  我享受着怀里美丽的女人,看着她清纯、圣洁中透出风骚的脸。心中有些感慨,这个淫荡的女孩儿实在太奇特了,明明已经被很多人玩儿过了,但是却依旧有着清纯、圣洁的气质。以此看来她虽然淫荡,但是却有着异常善良纯洁的心。
  看着她美丽的脸,我继续和她说笑道:“美丽的公用情人陆大小姐,你的奶子这么大、屁股这么丰满,一定是被很多人玩儿过了,除了你的师兄弟你还给多少人肏过啊?你是怎么勾引他们的啊?”
  陆茵茵听了我的话后,一脸骄傲的表情回答道:“本大小姐只要是不在师门里就绝对不做淫妇,从来不随便给人玩儿。不然我怎么会有”冰霜仙子“的称号啊!我要是随便给人玩儿,我的称号就不是”仙子“而是”淫妇“了。”说完之后,还给了我一个白眼儿。
  听了她的话后,我又继续问道:“那你除了师兄弟们外,就没有和其他男人玩儿过吗?还有你这身衣服是谁帮你做的啊?”我问起陆茵茵衣服的事,因为我发现陆茵茵的衣服材质和老婆的衣服材质及其相似,老婆的衣服可是师傅用仙界的材料做的。
  陆茵茵听了我的问题后,立刻有些扭捏起来,不过在我的亲和力下,她说出了连师姐妹们都不知道的秘密。她有些害羞的说道:“人家也被其他男人肏过,人家回家后没有男人和人家玩儿,所以我就偷偷的勾引了家里的几个下人,让他们肏我。但……但是有一次我偷偷给下人肏的时候……被……被哥哥发现了,我不敢和哥哥说实情,只说自己是个淫荡的女孩儿。哥哥教训了我好久后,就要我留在家里不许回宗门,直到我意识到错误位置,免得被同门的人发现。我害怕哥哥真的不让我回去,我只好说出了实情,我以为哥哥会发火,没想到哥哥不但没发火,还放心了下来。然后还给我准备了性感、风骚的衣服,现在我的衣服几乎都是哥哥给的,我问哥哥衣服哪里来的他从来不告诉我。”
  听了她的话后,我立刻对她的哥哥起了兴趣。立刻问了起来,而在得知她哥哥的名字后,我立刻吃惊了,她哥哥的名字是陆少卿,这是我前世最好朋友的名字。他和我一起出的车祸,难道他也和我一起穿越到这个世界了?我立刻向她打听起他哥哥的事来,通过她的叙述我越来越怀疑她的哥哥就是我的好朋友了。而我现在已经开始期待将来和他见面的日子了。
  不过陆茵茵却随着我的疑问开始不满起来,因为我突然对她哥哥的兴趣比她还要大了。我看着不满的她,然后眼睛一转有了主意,然后问了一个问题,而听了这个问题后,她立刻忘记了不满,慌张起来。我问道:“你哥哥那么色,知道漂亮的妹妹是个小骚货,而且还给了你那么风骚的衣服,之后就没什么行动么?”
  听了我的问题她一脸不自然的否认,不过我这个转移她注意力的话题在她不自然的否认下,立刻令我发现了异常。看来陆大小姐真的和亲哥哥有着异常的关系哦!为了能令她说出实情,我开始更加卖力的挑逗起来,她则一边呻吟一边继续否认着,但是在我的挑逗下她的呼吸开始不畅起来,娇喘声不停的在我耳边响起。
  看着怀里诱人的女子,我的鸡巴在也忍不住了,让她怕趴在马背上然调整好姿势,双手抱着她丰满的屁股,大鸡巴对着她淫水直流的骚屄大力的插了进去。
  啊!好舒服啊!大鸡巴插的茵茵好爽啊!杨大哥,用力肏茵茵吧!肏死茵茵这个小骚货啊!“我的大鸡巴插入后,陆茵茵立刻大声的淫叫起来。
  陆茵茵骚浪的扭着屁股,但是我的鸡巴插入后却没有按她的希望大力肏干,而是缓缓的抽插,令她痒的要命。发现我没有想满足她的意思,回头委屈看着我,用哀怨的眼神控诉着我的残忍。看着她的眼神我差点儿忍不住的满足了她,不过我立刻忍住,然后说道:“想要大鸡巴的话,就告诉我你和你哥哥的事吧!”说完我坏坏的看着她。
  而是在忍不住的陆茵茵,害羞的对我说出了她和陆少卿从没对别人说过的秘密。原来陆茵茵的淫浪性子被陆少卿发现后,他不但没有生气,还很支持她,令兄妹俩的感情更加亲密起来。陆少卿还把几个鸡巴特别厉害的朋友介绍给过陆茵茵,而陆茵茵也曾经把几个师姐妹介绍给哥哥。而陆少卿毫无例外的用大鸡巴征服了这些美女,这些师姐妹中有些已经有恋人了,不过还是经不住陆少卿的诱惑。
  甚至连陆茵茵的大师姐,性格温婉、随和的叶灵心也背着恋人大师兄苗京,成了陆少卿的秘密情人。不过陆茵茵为了补偿几个师兄弟就彻底的成了几个师兄弟的玩物,只要他们想肏,就从不拒绝。大师兄苗京甚至曾经让她和大师姐一起服侍过他,在床上撅着屁股,一起让他玩弄。
  而陆少卿和陆茵茵有了这层关系后,更加的亲密了,经常搂搂抱抱,甚至一起洗澡。两个人都看过对方和别人肏屄的情景,很清楚对方在床上是毫无对手、不是一般的厉害。不过两个人碍于亲兄妹的关系,一直都没有跨过最后一步。但是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出去游玩儿,两个人在毫无人烟的树林里休息的时候,陆茵茵穿着陆少卿给的骚浪衣服坐在他的腿上休息。陆少卿感受着妹妹完美屁股的触感,再也忍不住了,给了她一个激情的深吻后,两个人飞速的脱光了衣服,然后上演看了一场世俗不容的兄妹乱伦。两个人从没有体会过那么激情的性爱,从没有任何人能令自己那么满足,两个人一直做了两天两夜,陆少卿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而陆茵茵也再也没有动的力气为止。之后两个人就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情人,这个秘密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说完之后,陆茵茵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这时候的她已经彻底的欲火焚身了,双眼迷离的看着我。而我也忍耐到了极限,大鸡巴毫不保留的在她的骚屄里疯狂肏干起来。
  啊……好爽啊……杨大哥……你的鸡巴……真厉害……肏死我了。人家…
  …的骚屄……要……被你……肏坏了,不要……怜惜人家……人家……是骚屄……是贱货……是你随便儿玩儿……随便儿肏……的婊子啊!……使劲儿肏啊!
  ……肏死我吧!“陆茵茵在我大鸡巴的肏干下大声的浪叫着,大屁股快速的起落,配合着我的肏干。
  我坐在马背上,一手抱着陆茵茵的纤腰,一手摸着她的奶子,大力的挺动着鸡巴。看着她大屁股下贱起落的样子,我兴奋的用抓着奶子的手重重的拍打起来。
  “啪啪”的拍打声和屁股撞击小腹的身体撞击声一起响了起来。
  小贱货,大哥的鸡巴和你哥哥比,谁的厉害?想不想一直给大哥肏,想不想做大哥的母狗?“我一边肏着她的骚屄,一边问道。
  啊!杨大哥的……鸡巴……更厉害,你的鸡巴……肏……的贱货……妹妹……好爽啊!贱货妹妹……要……一辈子……给杨大哥……肏,给……杨大哥……做……一辈子的母狗……啊!妹妹……就是……杨大哥……胯下的……一只……淫贱的……母狗啊!“陆茵茵在我大鸡巴的肏干下很快就淫态尽露,淫叫连连了。
  那就做大哥的老婆吧!做大哥又骚又贱的母狗老婆吧!“我兴奋的一边儿使劲儿肏着她的骚屄,一边用力打她丰满的大屁股,看着她的大屁股在我的撞击和拍打下的颤抖,我兴奋到了极限。
  好啊!我是的母狗老婆,我是大哥的骚货老婆啊!老公,使劲儿肏老婆吧!
  肏你又骚又贱的母狗老婆吧!你的母狗老婆欠肏啊!是个整天都撅着屁股给野男人肏的贱货,是个整天给老公戴绿帽子的婊子啊!“陆茵茵忘情的高呼,尤其是喊老公的时候,她的声音深情而又期待,就像在呼唤未来能接受她、给她幸福的爱人一样。
  进半个时辰后,在她骚浪的叫声中,我和她一起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大量的精液通过我的鸡巴,注入了陆茵茵被无数精液冲刷过的子宫里。高潮过后,我们两个看着对方,然后深情的激吻起来,刚刚高潮后的身体再次火热起来,如此舒畅的性爱,绝对不可能一次就满足。
  一路上我和陆茵茵尽情的肏着,和前面的大队一直保持着进千米的距离。骑在马上一次次的享受着对方的身体,而通过一次次的交合,我们配合的越来越好了。一次次的交合越来越令我们兴奋,越来越令我们舒服。
  当我们快到达下一个城市的时候,我们结束了最后一次性爱。抱着她感受鸡巴在她的身体里一点点变软,精液一点点从她的骚屄里流出,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好妹妹,嫁给哥哥吧!我一定会疼你的。你放心,哥哥绝对能保护你,让你随便儿玩儿,不让人说你闲话!”我并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这个骚骚的女孩儿,不过是那种对妹妹疼爱的喜欢,而不是情人之间的爱恋。
  听了我的话后,陆茵茵轻轻一笑,然后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用了!杨大哥,人家自从决定做个淫妇后,就不怕世人的评价。而且,人家心中已经有爱人了,虽然我没有那个资格对他说出来,但是我是真心爱着他呢!如果真喜欢茵茵的话,就做茵茵的哥哥好了。”
  轻轻的搂着这个淫荡的女孩儿,我的心里并没有失落的感觉,心里希望这个骚浪可爱的女孩儿能找到她的幸福。我抱着她骑在马上,正式和她确立了义兄妹的关系,她开心的叫着我大鸡巴义兄,而我则叫她小骚屄义妹,然后缓缓的向城里走去。在半路上,我们整理好仪容,分骑两马进城了。不过自从我们确认了义兄妹的关系后,茵茵看我的神色就有些复杂,总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无论我怎么逗她,她都无法真正开心起来。令我有些纳闷儿,不过我想了一会儿后猜想,大概是因为想到那个无缘的爱人了吧!对此我也无可奈何了,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有淫妻癖,能接受一顶顶的绿帽子的。
  第三十九章
  当我在路上和陆茵茵肏个不停的时候,老婆也没有闲着。在这段时间里,进马车休息的老婆,彻底的被赵百年父子变成了他们的母狗。不过也可以说,老婆是老婆主动去给他们父子做母狗,因为他们父子根本不需要调教老婆,老婆就主动做了他们胯间的母狗。当老婆上马车的时候,就是作何要做他们父子胯下任意玩弄的母狗,因为她第一次接触赵百年的眼神后,就已经被这个把女人当玩物的男人征服了。
  老婆上车之门关上之后,赵百年的眼神立刻恢复成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眼神,贪婪的看着老婆。赵百年毫不在意老婆是个比他强的太多的绝世高手,强势的站在老婆面前,然后手环过老婆的腰部,覆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搓起来。
  老婆立刻被赵百年的直接吓了一跳,虽然她知道赵百年打算勾引她,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直接。更没想到他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这样欺辱一个比他强的多的有夫之妇。不过老婆虽然吃惊,但是看着赵百年贪婪的中蕴含着鄙视、轻蔑看待玩物的眼神,立刻就沉浸在这好不遮掩的赤裸裸的征服与凌辱下。
  这刺激的快感立刻令老婆淫水直流,这是老婆第一次被这样直接而又强势的淫辱和玩弄,以前她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以前家里人肏她的时候都有着各种令她心干情愿的跟中感情在,尊敬、敬仰、爱慕、喜欢、爱恋。即使是那些在婚礼中肏过她的男人,以及王怜花他们也有着喜欢的情愫在。
  而在赵百年的眼里绝对没有这些感情,他的目的就是要玩弄老婆,凌辱这个比他强的多的淫妇,让她成为他胯下的母狗。成为他随意使用、随意玩弄的泄欲工具,完全不在乎老婆的感受,也完全不在意老婆的意愿。因为他第一次看到老婆的时候,就由经验知道老婆是个下贱的婊子,是他可以自由凌虐、淫辱的母狗。
  他要彻底的玩弄淫辱老婆,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要把老婆变成可以随意玩弄,随时为他崛起屁股、劈开双腿、张开骚屄的贱货。他不在乎老婆,即使是毁了老婆也毫不在意,因为在他眼里老婆就是一个随意玩弄的下贱母狗,任他肏屄的烂货。
  赵百年对待老婆的态度和对待陆茵茵的时候完全不同,因为他打从心底里疼爱着陆茵茵,而老婆在他眼里只是个给无数男人肏过的烂货,一个背着老公偷人的贱人。老婆只是他随意玩弄、凌辱的母狗而已。即使老婆有着强大的力量他也完全不在意,因为他根本无视老婆的力量,在他面前老婆只是个等待他玩弄凌辱的母狗。而和他想象的一样,老婆好不反抗的人他轻薄。当他的手覆上老婆的屁股那一刻,老婆在他鄙视中蕴含着凌辱的目光下,立刻臣服了。老婆的眼中浮现了和以前被他征服、淫辱的女人一样的顺从、低贱。
  看到老婆那臣服的眼神,赵百年蔑视的对老婆说道:“贱货,把底裤脱了,趴到座位上,我和我儿子要肏你这婊子。”赵百年对老婆好不尊重,把老婆当成妓女一样命令道。
  听了赵百年的话后,老婆毫不犹豫的脱掉小小的内裤,然后趴在座位上撅起屁股,然后语带颤抖兴奋的说道:“赵老板,你怎么敢这么对人家说话?你怎么知道人家会给你随便儿肏?你是怎么知道人家是贱货的?”
  啪“的一声,赵百年重重的一巴掌拍在老婆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打得老婆浪叫出生。然后他语气严厉的对老婆说:”你身上下贱的骚味儿我一靠近就知道,像你这种背着老公偷汉子的贱货我玩儿过几百个了。婊子,告诉你,这几天我要尽情的玩儿你。只要我想玩儿,你要随时撅起屁股给我肏,你老公在旁边也要给我好好骗过他给我玩儿,这几天我要把你玩儿的像母狗一样,知道吗?“赵百年一边说,一边使劲儿捏着老婆的大奶子,而当他看到老婆奶子里喷出的大量乳汁后,就口气更加严厉的骂她下贱。而抚摸老婆那比陆茵茵还大的屁股的赵新,看到老婆的乳汁后立刻转移了目标开始吮吸起来。
  是!婊子给赵老板做母狗,赵老板可以随便儿玩婊子。我这种背着老公给人肏的贱货,就是给男人随便儿玩儿随便肏的,尽情玩儿我吧!把为玩儿烂吧!“
  老婆下贱的回答着赵百年的话,并淫荡的扭着大屁股,挺着丰满的大奶子给赵新吸。
  听了老婆的话后,赵百年眼中的神色更加的暴虐。他脱光衣服,然后让老婆下贱的爬到他的胯间为他口交。老婆像母狗一样爬到他的胯下,下贱的吞吐他的鸡巴,舔他鸡巴下的睾丸。赵百年的鸡巴在肏过老婆的鸡巴中只算中上,比我的鸡巴要小一些。但是赵百年玩弄女人的手段和把女人当玩物的态度令老婆完全沉迷了,令老婆的精神沉浸在变成一个比自己弱的多的人的母狗的下流快感中。
  在老婆爬到赵百年胯下给他口交后,赵新的最离开了老婆的乳头,他来到老婆的身后。看着老婆丰满浑圆的大屁股,飞速的脱光了衣服,然后挺着鸡巴来到老婆身后。他轻轻的抚摸着老婆白嫩的大屁股,感受着美好的触感,然后鸡巴开始在老婆已经流出淫水儿的骚屄上摩擦。而老婆则配合的高高挺起屁股,期待着他们父子的共同玩弄。
  赵新并没有让老婆忍耐,而起他也没兴趣和老婆调情。在他爸爸的教育下,像老婆这样的贱货就是凌辱发泄的工具,完全不会投入任何感情。他站在老婆身后,双手抱着老婆的大屁股,然后鸡巴用力一挺,整根插进了老婆的骚屄里,然后毫不怜惜的大力肏干起来。而双手则毫不客气的在老婆的大屁股上,使劲儿的拍打起来。“啪啪”的声音在宽敞的马车里回响起来。
  当赵新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骚屄后,老婆舒爽的呻吟起来,如果不是赵百年的大鸡巴正插在嘴里,她一定会大声的浪叫。赵百年这时候已经不再满意老婆的口交,他抱着老婆的头,把老婆美丽性感的嘴当做骚屄一样好不温柔的大力肏干起来。当他的鸡巴插入的时候,老婆整张脸完全埋在他的胯间,阴毛都插进了老婆的嘴和鼻孔里。卵囊装在老婆的下巴上,而整张脸也被撞的生疼,不过老婆依旧是兴奋异常的配合着。
  爸!这贱货的屄肏起来真爽,比陆姐姐的屄都厉害,夹的我好舒服。她的屁股玩儿起来真爽,比我肏过的几个女人强太多了,又丰满、弹性又好,撞起来好玩儿极了,拍起来一颤一颤的,真刺激。“赵新肏着老婆的骚屄,玩儿着老婆的屁股对赵百年说道。而他也同时开始玩弄老婆的屁眼儿了,两根手指在老婆的屁眼儿里随意的插弄着。
  像她这种贱货,如果不是有强大的功力护体,屄早就玩儿烂了。像她这么肥的屁股,如果不是被肏了几十年,就是天天给奸夫肏。别把这种贱货和你茵茵姐比,你茵茵姐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仙女,这婊子是无耻的烂货、下贱的母狗。“
  赵百年一边抱着老婆的头大力的在老婆的嘴里肏干,一边回答着儿子,话语里充满了对老婆的轻蔑。
  而老婆听到他们父子的对话后,更加的兴奋了,看着赵百年轻蔑的眼神,听到侮辱的话,老婆眼里充满了被淫辱的快感。兴奋的挺动着大屁股,配合着赵新的奸淫,双手环着赵百年的腰,头部配合着赵百年重重的撞击晃动着。赵百年父子这样玩儿了老婆进而使分钟之后,赵新大吼一声之后,大量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子宫里,而老婆兴奋的接待了着皮有可能令她再次怀孕的客人。
  赵新射精之后买酒退出了老婆的身体,之后赵百年就拔出了插在老婆嘴里的鸡巴。老婆的骚屄和嘴空闲下来之后,立刻坐到了马车宽敞的座位上,然后下贱的双手抱着白嫩的大腿,挺着流着精液的骚屄对赵百年说道:“赵老板,来肏贱货的骚屄,肏贱货流着你儿子精液的骚屄吧!我是给你们父子随便儿玩儿随便儿肏的骚货,我是你们胯下的母狗啊!玩儿烂我这无耻的贱货吧!”
  听到老婆无耻的声音,赵百年对面前这个有着远超他力量的绝世美女厌恶到了极限,更加的想淫辱她。他来到老婆面前,在老婆期待的目光中,挥起了巴掌。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老婆脸上被甩了重重的一巴掌。老婆的头被打得歪到了一边,但是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并没有令老婆感到任何痛苦,相反异样的兴奋充斥着全身,淫秽的目光盯着赵百年。而赵百年打了老婆一巴掌后,并没有停,回手另一巴掌又扇在老婆的脸上。之后连续不断的巴掌不停的扇在老婆娇美的脸上,在打了近百个巴掌后,赵百年才停手。而这时候老婆的脸已经被打得红通通了,不过老婆依旧兴奋的盯着赵百年,完全不在意脸上火辣辣的痛楚,骚屄里的淫水在这过程中流个不停,已经浸湿了一片。
  在这过程中,老婆的手一直掰着双腿没有放下,保持着任赵百年随时插入的姿势。顺从低贱的被征服者眼神一直看着赵百年,任他凌辱着自己。而赵百年扇完老婆的嘴巴后,抓着老婆的头一脸鄙视的问道:“贱人知不知道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是贱货!我是背着老公随便儿给人肏的贱货,赵老板打我、玩儿我吧!
  随便儿玩儿、随便儿打,我是你随便儿玩儿的烂货啊!“老婆下贱的对赵百年说道。
  爸!咱们玩儿过这么多烂货,她是最贱的。还是第一次有人不用咱们调教就随便儿玩儿,干什么都行的!“射精后的赵新在旁边说道。
  儿子,记住,这种贱货就是用来玩儿的,以后找女人绝对不能找这样的贱货。
  不然你得戴一辈子的绿帽子,抬不起头来。“赵百年眼露愤恨的看着老婆。
  对!赵老板、赵弟弟,淫妇就是随便儿玩儿的贱货,来玩儿我吧!怎么玩儿都行,玩儿我的屄、玩儿我的屁眼儿,我全身你们都随便儿玩儿啊!“老婆接话道。
  听到老婆下贱的话后,赵百年没有继续侮辱老婆,粗大的鸡巴大力一挺,整根插进了老婆早已经准备好的骚屄里,然后大力的肏干起来。而在肏老婆骚屄的时候,赵百年的巴掌继续落在老婆绝美的脸上。“啪啪”肉体拍打声和扇耳光的“啪啪”声音在马车里不停的响起。赵百年一直以舒畅的神情看着老婆在他的胯下被淫辱,表情是老婆从没见过的狠戾,不过那表情却刺激的老婆更加兴奋。老婆尽量掰开自己的双腿,让赵百年肏的更加深入,屁股不停的配合着赵百年的抽插迎挺、扭动。
  赵百年肏过很多女人,但是无论骚屄的舒适度还是肏屄的技术,没有一个比得上老婆。即使是他喜欢的两个女人——陆茵茵和另一个他敬爱的好女人,也比不上老婆的技术。老婆在灵魂空间的十几年里,可是被师娘这个淫贱的女仙教导,以及师傅师兄他们亲自调教过的技术的。在我所经历过的女人中,只有妈妈的技巧能和老婆一比。
  在老婆体内不断肏干抽插的过程中,赵百年发现原本心中对淫贱女性的愤恨,慢慢从老婆的身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里有了对老婆的爱恋,这令他很愤怒。
  因为在他的心目中,爱恋的情感只能出现在陆茵茵和另一个高贵女性的身上,而绝不是老婆这个贱货。之后他压下了心里渐渐升起的感觉,更加凶狠的在老婆身上发泄起来。大鸡巴肏的更加用力,而巴掌也扇的更响了。而老婆则一直骚浪的配合着,享受着这难得的、真正的凌辱快感。
  随着大力的肏干,两个人的快感越来越强,在一声高亢的淫叫后,粗重的喘息声在马车里响了起来,伴随着更加剧烈的身体撞击“啪啪”声,老婆和赵百年一起达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舒畅的感觉令两个人兴奋的享受着余韵。
  赵老板,你们父子俩好厉害,肏的淫妇舒服死了。淫妇决定这一路都给你们随便儿玩儿了,无论你让淫妇做什么都可以,把我玩儿烂也没关系。“老婆在赵百年耳边轻轻的说着淫荡的话。
  听到老婆的话,赵百年眼里闪现更加暴虐的气息,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扇在老婆的脸上。不只如此,老婆被打倒在地后,他一脚踩到老婆的头上,然后骂道:“不要脸的婊子,既然你这么贱,我就往死了玩儿你,到时候我要你比妓女还烂。”
  说完后还重重的在她脸上踩了几脚。
  老婆听了后,贴在地上的脸闪现着兴奋的神情。而旁边的赵新看到后,觉得这个淫贱异常的姐姐很有趣,玩儿起来一定很舒服。赵新再次来到老婆旁边,他抬脚踩在老婆丰满的乳房上,然后用力的挤压着,老婆的乳汁立刻不停的流出到地上。不一会儿老婆美丽的上半身就躺在自己的乳汁里了。
  赵百年看到儿子有开始玩弄老婆,他就退到一旁看儿子的表演。在父亲的注视下,赵新存心表现似的玩弄其老婆来。赵新踩了老婆的乳房一会儿后,抬脚离开了老婆的乳房,看着老婆在自己的乳汁中下贱的蠕动身体的样子,他心底里的虐待欲望不可抑制的升了起来。然后他抬起脚重重的踢在老婆丰满的大奶子上,老婆的奶子被他踢的彻底变了形,同时大量的乳汁喷射出来,一直喷到马车的另一边。而赵新的的残忍虐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之后重重的一脚又踢在了老婆的另一个丰满的乳房上,如此来回老婆的两个丰满的大奶子被这个小恶棍来回踢打,老婆的乳汁不一会儿就喷得整个马车里乳香盈溢。
  赵百年感兴趣的看着儿子虐待老婆这个下贱的绝世美女,不一会儿赵新不止踢打老婆的奶子,就连老婆的肚子也一同踢打。在他重重的踢打下没老婆不止一次的被踢的凌空飞起,如果不是老婆的功体强大,换成一般的女人早已经被踢成重伤了。在踢了进半个小时后,赵新停止了对老婆的残忍虐待,在停止后赵新面容残忍的看着老婆,然后用力的踩着老婆肚子,脚一边重重的踩、一边残忍的在老婆的肚子上旋转扭转着。
  贱货,小爷我玩儿的你舒服吗?“赵新语带狰狞的看着老婆对她说道。
  舒服,贱货好舒服,小爷爷玩儿的贱货好舒服,贱货喜欢小爷玩儿,贱货给小爷玩儿一辈子啊!“老婆享受着肚子传来的深刻的痛感,但是精神却在这个残忍的少年的玩弄下,变得奴性十足,下贱的享受着。
  哈哈!爸,听到了吗!这婊子好贱啊!我从来没玩儿过这么下贱的婊子!咱们这几天有的玩儿了!“赵新听了老婆的话开心的对赵百年说道。
  当然了,这种下贱的婊子就应该好好的玩儿,玩儿烂了最好!儿子,记住,以后找女人一定要选好,要找你茵茵姐那样的好女人,绝对不能找这种随便儿上的烂货。“赵百年对赵新说道。
  说完父子俩又开始了对老婆新一轮的奸淫,赵百年躺在流满乳汁的地上肏老婆的骚屄,而赵新则在老婆的背后肏老婆的屁眼儿。父子俩的鸡巴同进同出,配合的异常默契,看得出来他们是经常配合。在他们鸡巴的肏干下,老婆骚浪的扭动身体服侍着他们。而他们肏老婆骚屄的同时,巴掌不停的落在老婆的屁股和脸上,“啪啪”的声音在马车里不停的回响。在她们熟练的配合下老婆舒爽异常,当他们第一次在老婆的骚屄和屁眼儿里一同射精后,老婆已经高潮三次了。
  之后,他们父子有交换了位置,然后再一次在老婆体内射精后才结束了着一轮的肏干。舒服过后,他们父子就穿好衣服,而老婆则在他们的命令下光着屁股留在车里,等待他们父子的下一次玩弄。然后赵百年就离开了马车,巡视商队,并开始准备午饭。而赵新则命令老婆趴跪在地上,然后他坐到老婆的背上,一边无聊的拍打老婆丰满的大屁股、一边等待赵百年回来。
  当赵百年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端饭的伙计,当他看到打开的车门里的情景后,立刻就瞪大眼睛盯着里面的情景。宽敞的马车里留有细微的乳香,而地面上还有这乳汁干涸的痕迹。令他移不开眼睛的是,老婆趴在地上的身影。老婆是背对着车门,趴在地上的,丰满浑圆的完美屁股和被大力肏干过的阴户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他看着前所未见的美丽情景回头看了赵百年一眼,那眼神中满含期待。
  赵百年回应了他的期待,说道:“晚上大伙儿一起玩儿玩儿,和以前一样。”听到赵百年之后,伙计兴奋极了,在老婆的屁股和阴户好好摸了一会儿之后,又和骑在老婆背上的赵新打了招呼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伙计离开后,马车里的三个人就开始进餐了。不过老婆进餐的方式是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用嘴舔食着盘子里的饭菜,而赵百年父子则是把饭菜放在老婆高高撅起的大屁股上进食。赵百年父子一边进食还一边把脚插进老婆的盘子里,让老婆舔舐着他们脚上粘的饭菜,而给老婆喝的水,他们干脆就洗过鸡巴后再给老婆喝。凌辱老婆这个比他们强的多的女性的快感令他们父子兴奋异常,而老婆被他们极尽侮辱的行为弄的欲火焚身,彻底的陷入了被凌辱的快感中。
  吃饭的时候赵百年他们还不是的玩弄老婆的骚屄,而他们喝水的时候,干脆就是挤老婆的乳汁喝。当吃晚饭的时候,老婆已经被他们刺激的高潮了两次。自从婚礼后老婆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时候。
  吃了一顿异常刺激的饭后,赵百年父子,又开始继续淫虐、奸淫老婆。在他们父子的联手下,老婆被肏的高潮连连,同时被虐癖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老婆的骚屄、屁眼儿、嘴里被射了大量的精液,脸上、乳房上、屁股上也涂了大量的精液。直到进城后,快到客栈的时候找白年父子才停止玩弄老婆,一起穿好衣服,不过老婆在穿内裤的时候,赵新把老婆的内裤勒的更紧了,盖住阴户的小小的布料,深深的陷入了阴户,两片大阴唇都露了出来。
  当马车停下要下车前,老婆在赵老板耳边低语道:“赵老板,自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绝对会给你玩弄。而且也知道你很厌恶我这样的淫妇,但是我喜欢你呢!真的!这几天你怎么玩儿我都可以,即使你讨厌、恨我这样的女人,这几天我也要为你奉献一切。即使你要毁了我也没关系,我只希望我离开的时候你能释放自己,别再恨下去了,那样不只会毁了你,还会毁了赵新弟弟啊!”说完之后,老婆对惊讶回头看她的赵百年温柔一笑,然后就下车了。而赵百年则神色复杂的看着老婆,他的神色由痛苦、迷茫、失落最后又变成了凶疟,愤恨的眼光看着老婆几乎全裸的背影,不过这明显强装出的眼神中藏着一丝无法掩饰的迷茫和愧疚。
  老婆下车后,刘震凑到老婆身边,然后以一副了然的神情淫笑着,然后对老婆说道:“弟妹、感觉怎么样?赵老板父子的鸡巴和我们比谁的厉害?”说完之后,下流的看着老婆等待她的回答。
  老婆听了之后,也回以骚浪的表情,然后说道:“都不怎么样!还是我公公的鸡巴最厉害!”说完之后抛下一脸惊讶的刘震进了客栈。而刘震则是被老婆的话弄的鸡巴坚挺,跟在老婆身后,下流盯着老婆骚浪扭动的大屁股看,恨不得现在就当场把这个淫贱的大屁股压在身下尽情肏干。而后面跟上来的罗氏兄弟和高矮组合也一脸同样的神情。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