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赵茵茵
  • 浏览:578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当我和陆茵茵进入这个中型城市后,陆茵茵立刻就换上了另一幅面孔。虽说穿着异常的淫荡,但是神情却是清冷而又高傲,着就是江湖中人所说的“冰霜仙子”的面容吧!进城后茵茵不只是神情变了,而且整个人都出于警戒状态,看到这样的茵茵我这是终于有了我们已经是身入江湖的人了的认知。前一段时间我和老婆实在是太没防备了,如果不是我们的武功极高大概早就被人算计了。如果天魔教的高手算计我们的话……想到这里,我身上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而从这一刻起,我才真真正正的算是踏入江湖了
  我和茵茵进城的时候,门口把守的士兵一直盯着茵茵看,如果不是茵茵手里的长剑和我们那明显不凡的混血宝马,他们绝对会过来骚扰。当我们离开城门的时候,茵茵在我旁边轻声道:“义兄!如果茵茵犯了错,做了对不起你和嫂嫂的事,你会原谅茵茵吗?”茵茵语带颤音的问道,语气中我听出了压抑的哭腔。
  听了茵茵的话我这时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了,原来是她为和赵百年合谋调开我,提供机会给他们肏老婆而愧疚。看着眼前愧疚的就快哭出来的刚认的义妹,我立刻心疼起来,毫不犹豫的决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来。而且她自己也是个小淫货,绝对不会笑我这个爱当王八的义兄的。不过我还是决定痘痘她,领着她走到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后,我轻轻的把她搂到怀里,然后故意逗她的说道:“放心吧!好妹妹,你嫂子绝对不会因为你勾引我生气的。而且就算生气,也只会生我这个对好妹妹下手的坏哥哥的气。你不要担心啦!而且你不说、我不说,你嫂子不会知道的啦!”
  茵茵到了这个没人的角落后,立刻退去了冷傲的伪装,听了我的话后泪水在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在我的怀里挣扎了出来,然后哭着对我说道:“对不起、义兄,真的对不起啊!你对我这么好,我却……我不是好妹妹,我是又骚又贱,不止羞耻的坏妹妹。我……我……唔……唔……对不起……对不起……”茵茵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美丽的仙女一样的脸孔完全被泪水打湿了。
  存心逗弄的我看到她伤心落泪的样子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女人的眼泪是最强的武器”这句话立刻在我的脑中出现,而我现在彻底的被这武器打败了。赶紧手忙脚乱的为她擦拭起来,然后说道:“好妹妹、好妹妹,千万别哭了,哥哥原谅你、哥哥原谅你,哥哥最喜欢妹妹了,无论你做什么哥哥都原谅你。”而听了我的话后,哭的更加厉害了。
  看着哭个不停的茵茵,我立刻使用了最简单的方式制止了她的哭泣——深深的一个湿吻。在我热情而又温柔的吻下,茵茵渐渐停止了哭泣,慢慢的回应我起来,而随着我们的深吻,我们的身体再次热了起来,欲火再次在我们兄妹间燃起。
  我抱着茵茵的身体靠在墙上,然后拨开本就小的异常的内裤,解开自己的裤子,早已经挺立的大鸡巴对着她流着淫水儿的骚屄大力一插,舒畅的呻吟声从我们两个口中同时响起,然后“啪啪”的肏屄声开始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小巷里响起。
  抱着茵茵肏了一会儿后,茵茵眼中露出了坚强的神情,她一边挺动着腰部配合着我大力的肏干,一边娇喘着对我说道:“好……哥哥……妹妹……不好,妹妹……做……了错事。妹妹……是……怀着……把……你引开……的目地……才……给你肏的……为的是……能……让我的……奸夫……有……机会……肏嫂嫂。
  现在……嫂嫂……应……该……已经……被他们……肏……过……好多次了。求……你不要……生……嫂嫂……的气,是……我的奸夫太……厉害,太会……玩儿女人……只要……是女人就……逃不过……他们的手法,何况……嫂子……本来就……有……点儿骚。要怪……就……怪我好了,妹妹……愿意用……一切……方法偿还,求……哥哥……别讨厌……妹妹好吗?“
  茵茵闭着眼睛说完之后,一脸害怕的表情等待着我的愤怒。不过她完全忘记了考虑,在她说出事实后,我的鸡巴不但继续在她的小骚屄里肏干,而且还变得更大了。因为我听到她说赵氏父子会玩儿女人,想到老婆被这对儿父子玩儿的想母狗一样的情景,我就兴奋的不得了。不过茵茵现在已经因为害怕我生气,而失去我这个疼爱她的好哥哥,已经几乎无法思考了,聪明的脑袋和丰富的江湖经验完全不起作用了。
  看到茵茵打算接受我任何惩罚的表情,以及害怕失去我的样子我决定不再逗她了,大鸡巴完全退出。然后在她恐惧的睁开眼睛的时候,重重的一下又完全插进了她的骚屄里,令她忍不住淫叫了一声,而之后连绵不断的重击令她很快就被肏的淫叫连连,不一会儿就达到了高潮。
  “啊!……好舒服啊!妹妹高潮了……哥哥原谅妹妹、原谅妹妹吧!”茵茵在高潮中,还是不断的祈求我的原谅。
  看到茵茵高潮后我抱着她,一边吻着她,一边在她高潮后的身体里轻轻的抽插着鸡巴。然后对她说道:“好妹妹,哥哥才不会生我好妹妹的气。而且坏的是哥哥,是坏哥哥没对妹妹说实话,还让好妹妹又伤心、又害怕,是哥哥求妹妹原谅才对啊!”
  茵茵听了我的话后,先是为我原谅她而开心,然后对我后面的话又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而我则有继续开始对他说道:“哥哥骗妹妹叫杨羽,实际上哥哥的名字是龙天翔。哥哥是龙云行省的龙家的大少爷。”听了我的话话后,妹妹并没有惊讶,但是当我说出我是龙家大少爷的时候,倒是有些惊讶。然后我制止了她的发问,继续说道:“还有哦!妹妹给你的奸夫肏你嫂嫂的机会,可不会令哥哥我生气,反而会令哥哥开心哦!因为哥哥有严重的淫妻癖哦!知道什么是淫妻癖吗?”
  茵茵这时候,已经惊讶的呆掉了,美丽的想仙女的面容,现在一副傻傻的样子满脸疑问的看着我!好像在说“什么是淫妻癖?好哥哥,快告诉妹妹。”
  看着茵茵好奇宝宝似的可爱表情,我又是一个深吻,然后使劲儿肏了她的骚屄几下,弄得茵茵又浪叫连连,然后又一边轻轻的肏屄,一边解释道:“所谓的淫妻癖男人呢,就是喜欢老婆淫荡、喜欢老婆是骚货、喜欢老婆撅着大屁股给人肏的变态男人啦!也就是喜欢当王八、喜欢戴绿帽的贱男人啦!”我一脸低贱坏笑的对茵茵说道。
  茵茵听了我的话后,立刻惊讶的张大了嘴,露出吃惊不已的可爱表情。然后我有接着说道:“妹妹找男人玩儿你嫂子,哥哥开心的不得了哦!因为哥哥好久没看到大鸡巴奸你嫂子骚屄的样子了,弄得哥哥最近欲求不满。你可真是哥哥的好妹妹,不但自己随便儿给哥哥肏,还能让哥哥当王八,哥哥真是爱死你了。”
  这时候茵茵总算是反映了过来,脑袋再次开始思考了。不一会儿她惊讶的表情就变成的一副气鼓鼓的表情,然后双手抓着我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而我丝毫不在意肩膀的疼痛,再次开始在她的骚屄里大力的肏干起来。在我的大力抽插下,茵茵的咬合的力道越来越小,不一会儿就变成了轻吻,然后一直向上,直到再次和我的唇贴在一起。
  轻吻了一会儿后,我们的唇分开了,中间还连着一条透明的唾液丝线。妹妹气鼓鼓的神情还没有退去,不过已经多了一丝情欲的潮红,她语带娇喘的说道:“坏哥哥……害的人家……难受了……半天。原……来……你是个……喜……欢……当王八……的……大变态,人家……的……眼泪……白……流了,人家…
  …生气了,以后……才……不要……你这个……变态……坏哥哥,也……不给……你……肏人家……的小骚屄了。“不过她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小蛮腰还是骚浪的扭着,配合我的肏干。
  听了她的话后,我眼睛一转,坏坏的笑道:“哦,是吗?那实在太遗憾了,妹妹如果讨厌哥哥的话,哥哥就不能再肏我的好妹妹了。没办法,谁叫我是个没有人喜欢的大变太呢!妹妹这么好的女孩儿,我再也没机会享用了。”说着我停止了抽插鸡巴拔出了,茵茵的小骚屄,不过龟头依旧在她的阴唇处摩擦着,然后一脸坏笑的表情看着她。意思就是不原谅哥哥,就不给你。
  茵茵已经被我弄得欲火焚身,根本没生气只是耍小性子的她立刻就“原谅”
  了我,说道:“好哥哥,不要嘛!继续肏茵茵的小骚屄啊!茵茵喜欢王八哥哥,茵茵喜欢当王八的变态哥哥啊!快来肏茵茵吧!茵茵不生气了啦!”欲火分身的茵茵立刻就投降了。丰满的屁股和小蛮腰骚浪的扭动着,希望再次把我的大鸡巴吞入体内。
  听了她的话后,我没有再逗这个可爱的女孩儿,大鸡巴用力一挺,插进了她的骚屄里,然后毫不保留的大力肏干起来,“啪啪”的肏屄声再次回响在小巷里。
  大概一个小时候后,茵茵在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一起达到了高潮,丰沛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子宫里,搞不好一个小色狼或一个小淫妇已经在好妹妹的身体里孕育了。
  酣畅淋漓的性爱后,我和茵茵抱着对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不一会儿我听到一阵低泣在怀里响起,我立刻慌张的抬起茵茵的脸。不过看着那张再次梨花带雨的脸,这次我没有害怕和不知所措,因为那是喜极而泣的表情。我拥着这个可爱的妹妹,享受着怀里的温暖。当怀里的低泣稍微平息后,茵茵轻声的对我说道:“哥哥,我好幸福哦!哥哥不但原谅坏妹妹,还对妹妹这么好,我好幸福啊!不过即使哥哥喜欢当王八,妹妹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哥哥惩罚坏妹妹吧!坏妹妹无条件答应哥哥一个要求。”说完小脸儿严肃的看着我。
  听了茵茵的话后,我一脸烦恼,不过我并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不一会儿一个坏主意浮现,我对茵茵一脸坏笑的说道:“既然妹妹希望哥哥惩罚,那么妹妹可要听好了哦!我要你脱下底裤,放弃”冰霜仙子“的样子去客栈,还要骚骚的扭着你的大屁股,知道了吗?”
  茵茵听了我的话后,先是一脸惊讶,然后一脸兴奋的脱去了自己的小内裤,骚屄里还有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精液流出。茵茵的着身“衣服”骚浪的很,退去下内裤后,背后看只有脖子和腰间细细的带子系着,雪白的屁股毫无遮掩了(虽然以前也几乎是毫无遮掩)。而且只要走动的幅度稍大,短短的前摆就会把流着精液的阴户露出来。如果被认识她的人看到,茵茵多年来得到的“冰霜仙子”的称号就会被“淫妇”“骚屄”“婊子”的称号替代。想到这里,我突然后悔了,刚要收回自己的话,但是茵茵的表白令我放弃了。
  茵茵兴奋的看着我,语带颤抖的说道:“哥哥,你知道吗?我等着天已经好久了,自从我得到”冰霜仙子“的称号后,我就在幻想着,幻想着有一天能让人知道我真正的样子。我经常做梦是骚货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了,不用再掩饰真正的自己。但是我害怕,害怕我给家里蒙羞。今天我终于能完全解放自己一次了呢!
  哥哥,这几天我要尽情的展示真正的自己,直到你和嫂子离开,你能保护妹妹,不让妹妹受伤害吗?“说完她期待的看着我。
  看着茵茵那期待的目光,以及那完全依赖的神情,我好不犹豫的点头,然后说道:“好妹妹,尽管去做吧!哥哥支持你,谁要是敢欺负我可爱的妹妹,我就好好收拾他。你尽情的做你想做的吧!哥哥会疼你一辈子,保护你一辈子。而且我的好妹妹不是随便给人肏的烂货,我的妹妹是好男人的仙女哦!只有好男人才能玩儿我的妹妹,一般男人就看着我好妹妹的屁股眼馋吧!”
  茵茵听到后,开心的扑到我的怀里,然后大笑着说道:“好哥哥、好哥哥,我的王八哥哥最好了。妹妹要做做好男人的仙女,做”骚货仙女“。”说完就骚浪的扭着屁股,向小巷外走去。而在阳光下,骚屄里流出的精液淌到腿上,闪闪的发着光。我在后面好不犹豫的追了上去,和她并排的走在一起。不过茵茵不知道的是,为了保护茵茵,我用白云烟的功力改变了她的脸,这样即使认识的人看到也不会令茵茵的名声受损。
  妹妹毫不介意的在街上走着,即使是街上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妹妹尽情的展示着她美丽的大屁股,偶尔还撩起前摆,让大家看她完美的阴户和里面不时流出的精液。妹妹在路上开心的和我说笑着,体验着完全展露自己、不再掩饰的快乐。而我则尽心的做着好哥哥,陪着她、保护她。偶尔她还会在路旁的小摊停留,弯腰观看货物,而摊贩看着妹妹毫无遮掩的背部,以及低头时露出大半儿的奶子,甚至想不故形象站到妹妹后面,看她完全露出的屁股和骚屄。不一会儿妹妹和我的身后就有一大堆的男人跟着,甚至有几个人为了抢到好位置打了起来。
  当我们走走停停的来到事先约好的客栈的时候,已经有近百人跟在后面了。
  幸好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不然跟着的人一定会更多。当我们进入客栈的时候,客栈里爆满的人数,令这些跟踪者不得不打消了在客栈吃饭的念头。而之所以造成客栈爆满的原因就是,另一个打扮淫浪的绝世美女——我的老婆。
  老婆打扮骚浪的坐在一张不大的矮凳上,双腿交叠,下摆已经滑落到一旁。
  大胆的动作令她修长完美的双腿完全暴露,而由于双腿交叠高高翘起,阴户暴露在人们面前,而由于她小小的内裤陷进了阴户里,两片阴唇暴露在客栈里的人们面前。如果不是城里治安良好,老婆大概早已经被强奸了,不过这些客人中有不少人打着老婆出城后的坏主意。
  当我和茵茵进来后,老婆立刻迎了上来,带我们去了楼上的雅间。而这些看到比老婆打扮还风骚的茵茵和老婆一起陪着我上楼后,一脸遗憾和羡慕的离开了。
  还有几个轻声的嘀咕着“这小子真走运,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犯妇女奴。”这种酸酸的话。
  犯妇女奴是唐国特有的女人,来源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犯了大罪的高官或大族,家族里的男人被杀后,家里女人就成了犯妇女奴;另一种是犯了极严重、却不够判死刑的女人。成为犯妇女奴后就彻底失去了一切权利。成为犯妇女奴后,首先要做两年的军妓,给边关将士或皇城禁军任意玩弄,当然,年轻的女奴会给重要的部对享用,而那些年老的就留给那些二线部队了。两年之后这些女奴如果还没有被那些军人玩儿残,就要在做两年的官妓,在朝廷开设的妓院里做最低贱的、没资格挑客人的婊子。在唐国,官家的妓女地位并不低,而且民间也不把她们称为婊子,而是叫清妓。只有那些私娼和犯妇女奴做的妓女叫婊子,她们的地位低下,没资格挑客人,而清妓却可以选择不陪讨厌的客人。犯妇女奴做了三年婊子后,就可以赎身了。犯妇女奴很少有能熬过前两年的,基本都是在前两年的时候就受不了身心的煎熬,而选择自杀了,不过更多的是在之前就自杀了。
  他们很显然把老婆她们当成了赎身的犯妇女奴。不过也是难怪,在唐国,除了犯妇女奴外,没有任何人会穿着这样的衣服。我们三个上楼的时候,老婆和茵茵早就通过一阵眼神交流完成了对对方的调笑,而我则摸着两个绝世美女丰满的屁股一起进了雅间。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