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倚天屠龙记外传之古墓之女 后篇
  • 浏览:69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当黄衫女再次睁开眼时,只见她一脸迷惑,双眼无神看著远方发呆,不过陈
友谅明白她其实是内心正在进行变化,于是他安静的躺在一旁慢慢等著。
  「老爷。」不久后,黄衫女回过神来,一脸娇羞看著躺在床上的男人,陈友
谅这才满意一笑,因为他知道黄衫女此刻已经彻底被自己所控制了。
  「刚才一番折腾,累死我了,自己过来服侍我。」
  「杨奴遵命。」黄衫女微微一笑,但随后又愣了一下,原来儘管她已经被陈
友谅催眠支配,但本质上依然是初尝人事的处子,因此一时间也不知道所谓的服
侍男人是要如何下手。
    陈友谅见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愣在那看著自己,随即明白是怎一回事,他对黄
衫女的反应感到有点好笑,摇摇头,然后用更加直白的命令她。
  「那就..先用手握住我的鸡巴,然后上下套弄。」
  「是。」接到主人明确的指示,黄衫女很快开心地依照命令动手服侍男人,
洁白细緻的小手轻轻握住陈友谅那根粗旷鸡巴温柔的上下滑动。
  「恩..不错。」黄衫女的动作虽然生涩笨拙,但这反而让他更觉刺激。
  「接下来用你的嘴帮我含含鸡巴。」
  「是,老爷。」
  「欧~~~就是这样,小心别用牙齿咬到,对对对~干,真是极品,下面那
里也摸摸,爽~真爽。」
  方才经过一番激情滋润后的黄衫女很快就进入状况,不但用嘴服侍男人,手
也温柔的抚摸鸡巴,甚至用脸蛋去磨蹭,更顺著肉棒缓缓舔上了男人的阴囊,一
口一口吸著那个柔软发涨的饱满皱皮,她将鸡巴的气味和上面的液体不断沾染到
身上,黄衫女虽然经验尚浅,但女人的本能让她知道自己正渴求男人的一切,她
只需要献上温柔的碰触和爱抚,用全身好好呵护老爷那雄伟强壮的宝贝。
  「老爷的味道,杨奴好喜欢~恩~啧~恩~」
  「欧欧,慢..慢点..舒服,太舒服了~呜~停,停下来。」
  「恩?!」黄衫女疑惑的抬起头看著陈友谅,只见她脸上满是沾上的淫液,
脸上甚至贴著几根自己的阴毛,模样甚是淫荡,但那副初经人事的脸孔却又一脸
单纯的看著自己,让陈友谅差点忍不住朝著她的脸射出那腥臭的精液,去玷污眼
前这份纯真的气息。
  只是这样浪费就有点可惜了,既然要射出来,自然要用黄衫女那舒服的小穴。
  「起身,然后自己坐到我身上。」
  「是。」黄衫女很快就知道陈友谅的意思,她将那头乌黑长髮拨到一旁,接
著一脸娇羞的跨到陈友谅的身上。
  「慢著,站起来张开大腿,先让我瞧瞧你的小穴。」
  「恩。」对于男人突然其来的要求,黄衫女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遵照命令
分开自己的大腿,让眼前的主人好好观赏自己那最私密的地方。
  「颜色真不错呢。」
  「谢谢老爷的讚赏。」虽然已经被催眠,但长年以来的教养还是让黄衫女羞
红了脸,虽然知道这是老爷的命令,但这种行为还是让她内心感到一阵激盪,原
本这应该是女人最隐密,最私密的地方,即便是丈夫也不该随意被任意看待,但
现在的她居然毫无遮掩的站著让男人观赏,这完全违背长久以来自己学到的礼仪。
  「自己拨开。」
  「什..什麽?」黄衫女一愣。
  「自己把你的小穴拨开,让我看得更清楚点。」陈友谅笑的很淫荡。
  「遵命。」黄衫女的脸色更加火热害羞,但还是依照老爷的命令将自己下体
的两片阴唇翻开,露出裡面粉红色的肉壁,也许是兴奋的关係,她的身体不断微
微发抖,淫水也不断从下体深处持续滴落。
  
  陈友谅让黄衫女保持这动作好一会,持续欣赏著她那娇羞颤抖的模样,男人
的视姦有如一隻手,随著视线不断刺激女人,将她已经满是肉慾的身体变得更加
火热灼烫,黄衫女被看著甚至兴奋羞愧,撑开的双脚已经激动的颤抖不已,小穴
更加分泌出淫液,缓缓从大腿上流下。
  见她被自己视姦到兴奋流水的模样,陈友量呵呵一笑,决定放过她。
  「干的不错,给你点奖励,骑上来。」
  因为羞耻动作越来越兴奋的黄衫女听到陈友谅的命令后,身体立刻兴奋到激
起一次小小的高潮,刚才这样的举动虽然让她害羞,但同时不断激起了她的情慾
衝动,因为高潮有点支撑不了的她虚弱的坐到男人身上,然后试著努力地把鸡巴
慢慢吞进体内。
  「欧~~~~」
  「恩~~~~」
  重合瞬间两人同时发出呻吟,彼此身体已再次回忆起那激情快乐的感觉。陈
友谅察觉到黄衫女的下体又产生那股吸力,但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明白他不需要
抵抗,只会放心交欢即可,他已经隐隐约约推断出这女人或许是正在施行某种阴
阳调和之术。
  「呵呵,能爽又能练功那正是求之不得。」陈友谅内心暗自决定,这黄衫女
身上有太多奇异的招数,等到完事后一定要让她吐出这古墓所有秘密,不过这些
都是后话了,眼前先好好享受这女人再说。
  陈友谅扶著黄衫女的细腰缓缓动了起来,现在黄衫女正跨坐在身上自行摆动,
她微微弯腰,双手撑在自己的胸膛之上,神情恍惚,带著满足的愉悦笑容,不时
因为下体的刺激发出小声呻吟,柔顺的黑髮洒落在男人的肉体上,随著交合的动
作来回搔痒著男人的肌肤。
    「让我瞧瞧你的奶子。」陈友谅抓住胸前女人的双手和自己十指紧扣,接著
腰大力一顶,拉开女人的双手,将那饱满的双乳展示在自己面前,黄衫女白皙的
奶子高高挺起,像绕圈圈似的不停来回甩动,模样甚是诱人。
    「别~」见自己胸部如此被男人火辣的瞧著,黄衫女不禁发出一声娇嗲。
    「害羞什麽,呵呵,让爷好好瞧瞧这对淫荡的奶子,真是极品阿。」
    陈友谅摆动那强而有力的腰身,像是匹烈马般不停地将黄衫女的身躯狠狠弹
起,但同时双手却又牢牢抓住她形成一种小幅度的来回震盪,这使得两人交接地
方产生了激烈的来回碰撞。
  「阿~老爷~老爷~慢著点~阿~杨奴~~杨奴受不了~阿~」
  黄衫女的小穴含著鸡巴,跟随著男人的摆动不断跳动身子,那两颗失去束缚
的饱满奶子也随之上下不断甩动,原本清丽秀雅的脸蛋,如今却沉浸于情慾当中
浑然忘我,见到黄衫女这副被自己鸡巴操至沉沦的模样,男人的征服慾又再次得
到满足。
    如此一个冰清玉洁,冷若冰雪的女子,现在满脸热切地在自己身上扭动,下
体大力吞吐自己那丑陋的鸡巴,被胯下的阳具所支配,那完美无瑕的躯体,那对
饱满紧实的奶子,都在自己的抽插下忘情的跳动著。
    一想到此,陈友谅忍不住伸出手抓住眼前的那队美好肉球。
  「恩~老爷~」黄衫女察觉到自己的双乳被男人紧紧掌握,强烈的刺激让女
人忍不住又是一阵惊呼和颤抖。   
   
  「她娘的,这手感真是舒服,操~真是极品~」陈友谅再次惊叹,惊叹这完
美的形状和手感,男人一边享受胯下鸡巴温暖的吸允,一边把玩手上舒服的触感,
他轻轻伸出双指拨弄黄衫女那已经发胀的乳头,接著大力挤压,黄衫女的双乳受
到如此刺激变得更加兴奋,充血的双乳也因此膨胀涨大。
  「老爷,别..轻点,杨奴~阿~好难受~阿~不要拨~阿~~」在陈友谅不
断把玩之下,黄衫女已经爽的几乎快失去理智,下体持续不断的被鸡巴凶狠地进
进出出,胸前双乳被男人不断揉捏,发硬的乳头也一直被挑逗,原先的舒服感觉
慢慢变成了一种痛楚,但等过了一段时间,当她习惯之后,那份痛楚又让她领略
到更另一种不同的极乐。
  「操,她娘的真爽~阿~干死你这小骚货~我肏。」
  陈友谅的兴致也提了起来,显露出了他原先的本性,家乡的各种粗俗语言也
出口,但此刻这种下流淫荡的话语更让两人备感刺激。
  他又再次回想起刚见到黄衫女的模样,那副无视众人,冷眼瞧著自己的上等
人表情,不可一世的态度,而如今,那个鄙视自己的女人正骑在鸡巴上面,对著
自己忘情呻吟。
  爽,真他娘的爽。
  陈友谅越想越是得意,嘴裡的粗话也越骂越大声,手上的劲道更是毫不客气
的更加粗暴,但这样的施虐反而让黄衫女更感刺激,男人的动作就像是在挖掘身
体隐藏的快乐一般,让她痛苦之馀也尝到了从没想过的快乐。
 
  只是这不间断的快乐带来的高潮,也开始让她的身子吃不消,黄衫女的动作
已经从配合逐渐变为混乱,但陈友谅依然牢牢掌控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继续施以
痛快的刺激,任凭她怎努力抵抗都无法停下男人带来的极上快感。
  「阿~~老爷~~停~~杨奴~阿~不行阿~饶了杨奴~」黄衫女的叫喊已
经开始带著哭腔,数不尽的高潮已经让她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甚至身体某些部位
已经爽到逐渐麻木。
  「哈哈哈,不行了吗。」
  陈友谅把玩了好一阵子终于感到满意,于是他鬆开女人的双乳,放慢抽插的
速度,然后起身抱住了女人。
  黄衫女此刻已经满头大汗,乌黑的长髮因为汗水有部分甚至黏到了脸上,她
一脸虚脱,但却又带著高潮之后满足的笑意,当陈友谅起身,她很快就瘫软倒在
男人的怀裡不停的喘息。
  「受不了了吗,杨奴。」
  「老爷..老爷..好猛..杨奴..好舒服~恩~阿~~阿~~洩..洩了~阿~」
  由于放鬆的关係,刚才还在高潮顶点的黄衫女身体终于不再撑著,随著高潮
缓缓洩出,她紧紧抱著陈友谅,下体激烈的颤抖,紧接著淫水狂泻而出,大力冲
刷著体内男人的鸡巴,而陈友谅也不急,静静地抱著她的臀部,享受女人潮喷自
己鸡巴的舒服滋味。
  
  「阿....阿....」这次的高潮让黄衫女彻底失去气力,连抓紧男人都做不到,
她身子一软,鬆开双手就这样倒了下去,陈友谅见状立刻扶助她,并让她躺平,
只见一个无力的女人倒在床上,大腿毫无羞耻的张开,下体流著一滩黏稠的体液,
那涨大的胸部随著呼吸不断上下起伏,这是她今晚第二次玩到如此虚脱,幸好陈
友谅刚才立刻输了些许真气到她体内,这才没有让她身子扯底被掏空然后晕厥过
去。
  「瞧你这舒服模样,爷可还没尽兴呢,小骚货自己就先爽完拉。」陈友谅挺
著依然硬直的鸡巴轻笑抱怨,但他也知道黄衫女的体力已经被自己耗的差不多,
毕竟也玩了整晚,自己好像也吸取了她大半的内力,看来这女人也无力再配合自
己的动作了,那最后这一发也只能将就将就点,自己解决了事。
  陈友谅让黄衫女躺好,分开她的大腿,准备再次进入她的身体裡将最后的阳
精喷洒乾淨,但就在此时,他的内心忽然浮出一个想法。
  慢著,趁此机会,或许还可以这样玩玩。
  男人露出下流的笑容,因为他想到一个有趣的玩法。陈友谅暗自运功,然后
在黄衫女耳边开始低语,接著双眼再度发出异光,不一会功夫,黄衫女那原先迷
离沉沦的眼神,又开始逐渐恢复原本清明的模样。
  「恩..?这是..?我怎麽..阿..不对,你..你是陈友谅,你这卑鄙小人!」
  原来陈友谅运功解开了黄衫女的控制,让她重新恢复神智,但因为虚脱的关
係,她仅能全身瘫软的勉强出声。
  「呵呵呵,回复了吗,还记得刚才我们玩的一切?」
  「你..我..阿..阿阿...」
    混乱的黄衫女此刻慢慢回想起了刚才自己和男人的所作所为,那销魂的呻吟,
尽情的交欢,自己对男人的下流淫荡的宣誓..
  「不..这不是..不是真的..」恢复理智的黄衫女神智一片慌张,因为她已经
想起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爽吗,美人儿,你的身子已经彻底被我陈友谅享受一番
了,对,就是那个你之前一直看不起的小小丐帮弟子,呵呵。」
  「不..不要..我不要..」原先高高在上的黄衫女终于被陈友谅折服,露出了
崩溃的表情,而这正是陈友谅想看到的东西。
  「现在终于露出这表情拉,不错不错,爷喜欢。」
  「你..你这恶人..」
  「骂的好,骂的好,哈哈哈,瞧,老子的鸡巴都被你骂的硬邦邦呢。」
  陈友谅哈哈大笑,接著轻轻拍了拍黄衫女的脸。
  「当初你坏我好事时不是很得意吗,还让人将我撵开,今天,我要连本带利
全讨回来。」男人说完,慢慢开分了黄衫女的双腿。
  「你..你要干嘛!」
  「要干嘛,当然是将爷剩下的阳精射进去阿。」
  「不要!你..你滚开!」
  「挣扎什麽呢,都玩了一整晚了,还差这次吗,哈哈。」
  陈友谅的话让黄衫女再度回忆起今晚被他操控玩弄的记忆,面对这样的事实,
黄衫女整个都几乎快要发疯,此时,陈友谅的鸡巴已经再度滑入她的小穴当中。
  「阿~~」
  「瞧,你的身体还记得爷鸡巴的滋味呢,爽不爽阿。」
  「滚出去..不要..淫贼..」黄衫女反覆抵抗,但内力被掏空加上因多次高潮
虚脱的身体一点也无法对男人造成威胁,此时的她已经忍不住流出眼泪哭了起来。
  男人插入后,整个身体压了上去,陈友谅那张猥琐的脸不断吻著黄衫女,甚
至伸出舌头舔舐她眼角的泪水。
  「这称呼不错,以后有空就多试试这种玩法,嘿嘿,真香,美人的眼泪滋味
就是不一样。」  
  「不要..不要..」
  「你知道为什麽我要解开控心术吗?因为我要让你清楚的体会到自己的下场,
告诉你吧,等完事后,我就会继续操控你成为我一辈子的性奴,接著让你将这座
古墓还有所有一切武学资产全部献给我。」
  「你..你想得美..」
  「别挣扎了,你应该很清楚你早已是我的囊中物吧,哈哈哈哈哈。」
  「不要..我不要..」
  「再告诉你一件事,我很中意你,所以我决定了一事,猜猜是什麽?」   
  「什..什麽?」黄衫女战战兢兢的发问。
  「我要让你当我孩子的娘,呵呵,正好我也该成家立业了,就让你好好替爷
生几个胖娃娃吧。」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男人这番话让黄衫女变得激动。
  「怎不要呢,爷的鸡巴现在可正在你的身体裡阿,来,好好吃下爷的阳精,
瞧你这身板和下贱的屁股,肯定能生个白白胖胖,健康的小娃儿啊。」
  「不!!!!!不要!!放开我!恩,恩~恩~」
  
  陈友谅很快地用嘴塞住了黄衫女的叫喊,女人由于被玩弄整晚的关係,身体
已经刻下了牢牢的情慾记忆,她很快便和男人的舌头起了反应,陈友谅用力的撑
开黄衫女的双腿将鸡巴深入,双手紧紧压住女人,开始最后一波强而有力的抽插。
  「瞧,爷要射了,好好感受一下咱们的娃吧,孩子的娘~」
  「阿~别~阿~~不要~~」
  「噢!!去了!!阿!!去了阿!!」
  「走开,走开~阿~不要~~阿阿阿!!」
  男人用力一顶,穿过那湿滑的肉壁来到最深处,接著在享受女人扭曲痛苦的
表情同时,将今晚最后一发阳精猛烈射出,射在女人体内那最深处,孕育子嗣的
地方。
  「噢!!!!!!!!!」
  「阿!!!!!!!!!」
 
  强烈的衝击让两人同时迎来高潮,陈友谅觉得这是自己今晚最舒服的一刻,
当著这女人清醒的模样将她内射,看著她扭曲痛苦的模样,强迫她让自己受种。
  「呜...」
  黄衫女只觉男人的下体不断抖动,体内的小穴持续被撑开,身体深处一片激
盪,男人在耳边不断愉悦的呻吟,下体持续顶在深处一阵一阵的颤抖哆嗦,陈友
谅的鸡巴正不断吐出阳精与自己结合,强硬的逼迫自己怀上两人共有的后代。
  「哈哈!爽!还是要这样才过瘾!哈哈!!真他娘的爽阿!!。」
  「..........」
    而一旁的黄衫女则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仅能不断流泪,刚才的高潮和内
射的感觉,她已经明白自己的身子已经逃离不开男人的掌控,甚至她还能感觉到,
体内已经留下了男人的种,不久之后,她将成为这可恶的男人生儿育女的角色。
  陈友谅轻轻摸著她的肚子。
  「认命了吗,呵呵,也好,之后几天爷会好好的继续疼爱疼爱你,多来几次
用爷的阳精好好滋补滋补咱们的娃儿,不过玩的这麽尽兴也该休息一下,先让你
睡吧。」
  他双眼再度发出异光,再次将黄衫女陷入催眠状态,让她依靠自己而眠,在
玩了整天之后,两人彼此相拥,就这样缓缓睡去。
 
  一个月后,应当是黄衫女预定出关的这天,她并没有回到大屋,反而呼唤那
八位少女进到古墓。
    她们聚集在古墓裡最大的房间地上比邻而坐,裡头原本的摆设已经拿掉,仅
剩下一张奇特的厚被子铺在地上,众人皆是一脸不解,没人知道黄衫女这次招集
她们是有何用意。
  这时,黄衫女手拿托盘装著八碗水,从另个房间走了进来,她将碗一一递给
众女,示意她们喝下。
  「杨姐姐,你这是做啥呢?这是什麽丹药吗?」其中一个比较成熟的少女不
解地发问,但这杨姐姐平常就对大家极好,因此众人也没想过她会加害自己,全
都毫无疑惑,乖乖喝下。
  「这个阿,是为了让你们等等更舒服欧。」黄衫女微微一笑。
  「舒服?恩..这..」此时其中几名少女开始察觉有点不对劲,下体似乎莫名
产生了燥热,就在这瞬间,黄衫女突然出手,同时对八人施以点穴,由于她武功
远高于这些少女,仅一会功夫,所有少女便动弹不得。
  「杨姐姐?!!」察觉不对劲的少女们大声发出惊呼,但却只是徒劳无功,
因为黄衫女之所以呼唤她们来到古墓裡,就是因为在这无论她们怎麽叫喊,都不
会有人发现。
  「好了,接下来该老爷登场了。」
  黄衫女话刚说完,陈友谅便一脸淫笑慢慢走进房间。
  「那个人!」
  「丐帮那个恶人!」
  「杨姐姐,他不是好人!」
  众少女的声音此起彼落,完全不明白为什麽那个敬爱的杨姐姐会和这坏人走
在一起,甚至还称呼他为..老爷?
  「这就是你培养的少女?的确都很出色阿。」
  「老爷一定会满意的。」
  「这满满处子香真是让人受不了啊。」陈友谅舔了舔嘴说道。
  「老爷可以吗,这可不是跟杨奴一个人而已,是八个呢。」黄衫女微微一笑。
  「瞧你越来越没大没小,等等用鸡巴好好惩罚惩罚你。」陈友谅伸手一拦,
将黄衫女抱到身边,男人粗旷的手毫不客气的在女人身上肆意抓取玩弄。
  「放心吧,这九阴真经果真是无上宝典,拜它所赐,我现在可是内力充盈,
大战个几百回都没问题啊,哈哈哈。」
  「那..老爷可要好好滋润滋润杨奴欧。」黄衫女抱住陈友谅的身子,用那个
变得丰满的胸部不停挤压,勾引陈友谅,眼神是无比谄媚,
  「搞了一个月你还是这麽慾求不满阿。」
  「老爷的阳精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给杨奴再多,杨奴都不会满足的。」
  听到这番对话后,儘管不敢相信,但少女们大都隐约明白了这是怎一回事,
只是此刻的她们却已经无力逃离,刚才喝下的茶里头的药效已经发作了,所有人
的身体逐渐变得无力,酥软,并浑身发烫。
    「生效了吗,那麽就开始吧,各位,看著我。」陈友谅吐出强而有力的语调,
同时眼睛射出异光,直直穿透进八位少女的脑海裡,因为春药方寸大乱的众女立
刻就被他的控心术给震摄住
    「八个都是可口的小美人儿阿。」
  瞧那八个少女,各具风味,而且全为处子,稚嫩的脸蛋配著青涩的气息,要
是让她们变成渴求男人鸡巴的表情,然后再狠狠玩弄她们肯定很过瘾,陈友谅一
想到那画面,不须运功,下体便已自然而然兴奋发胀。
    「好好看著。」陈友谅再度催动强大的力量支配所有人,接著在这群位未经
人事的少女面前,将身上的衣物慢慢脱下。
  初次见到男人裸体的震撼更加深了催眠术的效果,陈友谅的散发出的淫荡慾
望透过催眠术尽数传入了少女的体内,雌性的本能被雄性象徵不断挑逗刺激,当
陈友谅亮出他那个粗大的鸡巴时,众女皆感受到自己体内已产生了前所未见的撩
动。
  「杨奴,脱下衣服过来。」
    陈友谅叫唤黄衫女到身边,黄衫女立刻褪下外衣,露出底下充满韵味,丰满
白皙的美丽身子,赤裸的两个人相拥调情,不停地抚摸对方的生殖器,用嘴交换
体液,形成一幅充满情慾的画面。
  
  「杨奴,你那些妹妹可都是处子?」
  「老爷,那些都未经人事,正等著老爷品尝呢。」
  「呵呵呵,不过她们什麽都不懂呢,这就有点无趣,让你教教她们如何?」
  「一切听从老爷吩咐。」
  「看仔细了,今晚,你们的杨姐姐就来教教你们什麽是女人的快乐,好好学
著,因为过不久,你们就要像她这样侍奉爷。」
  「你这恶人,休想!」
  「杨姐姐,快醒醒阿!」
  几个还稍能抵抗的少女忍不住大喊。
  「不错,这性子我喜欢,哈哈,不过刚好趁这机会,就让你们明白你们有多
无力,杨奴,像个母狗般跪好。」
  「遵命。」
  陈友谅让黄衫女跪在地上已铺好的被单上,在八个少女面前,狠狠的从她身
后插了进去,女人的下体此时早已因为发情而满布淫水,所以鸡巴毫无阻碍的直
通到底。
   
  「阿~~」
  「爽吗。」
  「老爷的鸡巴~好舒服~阿~阿~」
  「这就是你们要学的样子,小母狗,叫几声给你那些妹妹听听。」
  「恩~老爷~汪!汪!」
  「哈哈,看见了吗,这就是女人,你们女人生来就要要让男人的鸡巴插著玩
的,要你们生就生,死就死,要你们当狗就乖乖当条母狗。」
  陈友谅带著淫笑看著众女。
  「等等我就让你们变成像我胯下的杨奴一样,跪著哀求爷的鸡巴。」
  「作梦!」
  「杨姐姐,快想起你原本的模样阿!」
  「你这恶人,有种放开我,我跟你决一死斗!」
  「真是一群可爱的小傢伙,不过看看你们的杨姐姐,这麽厉害的一个女人,
还不是被男人搞得服服贴贴,被鸡巴插著玩。」
  「阿~~老爷~~慢....慢著点..阿~~好猛~」
  「有你说话的份吗?爷想怎玩就怎玩。」陈友谅说完,弯下腰伸手狠狠抓住
黄衫女的奶子,再次用力摆腰。
  「阿阿阿~~好深~老爷的鸡巴撞的人家好烫阿~阿~」
  「杨奴,再告诉你那些妹妹,是不是很爽阿,爷的鸡巴滋味如何。」
  「爽~好爽~杨奴觉得好棒~阿~老爷的鸡巴好猛~恩~插死人家。」
  「你们女人下面那个洞就是生来要被男人这样尽情玩弄,好好看著这隻母狗,
你们等等就会变成这副模样,乖乖服从男人,用你们的身体去乞求男人的鸡巴,
让男人狠狠朝你们屄用力干下去。」
  「恩~阿~鸡巴~阿~~」
  「瞧瞧,听著多麽悦耳,哈哈哈。」
  「不要阿!」
  「杨姐姐..」
  「这..这不是真的..」
    众少女见尊敬的杨姐姐变成这副模样,所有人皆是哑口无言,不敢置信。
    陈友谅刻意让黄衫女在八个少女面前尽情呻吟,为了就是让她们的心灵更加
动摇,果不其然那八个少女见平常印象中那高洁矜持的杨姐姐露出这副下贱的呻
吟,内心一片激烈震盪,久久无法自语。
  此时陈友谅注意到黄衫女只是一直低著头呻吟,彷彿刻意让那乌黑的长髮低
垂,盖住了她的脸,见到这奇怪的反应,男人立刻察觉这是怎一回事。
  「呦,比平常更紧呢,看来你更喜欢被人家瞧著做啊,杨奴,不过你怎一直
低著头呢,抬起头,好好的让你那些妹妹看著阿,这样她们才会知道女人下贱的
样子不是嘛。」
  「老..老爷,杨奴..杨奴。」
  原来这黄衫女虽然这一个月裡不断接受陈友谅的洗礼,彻底沉沦,但再次出
现在众多妹妹面前时,内心深处依然还想起那份最后的矜持,下意识的想保护她
们,不想让她们瞧见自己现在的表情,这样的反应自然而然都被男人看在眼裡,
而陈友谅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能拿她取乐的大好机会。
  「嗯啊?别害羞阿,让你的妹妹们看一下她们亲爱的姐姐那张快乐的脸阿,
不给她们看,她们怎会知道幸福的女人是怎样的脸孔呢?哈哈哈。」
  陈友谅从身后抓起她的双手,狠狠将她拉起身,强迫她的脸面向眼前的八个
少女。
  「老..老爷..别~阿~~」  
  「矜持什麽呢,反正她们之后也会变成和你一样,让她们更清楚的看的明白
阿,呵呵」男人用力挺腰,将黄衫女身体有节奏的不断上顶,逼她仰头呻吟,露
出那张陷入淫慾,扭曲下贱的脸蛋。
  「各位好好看著,多麽淫荡的一个女人啊,你们可要好好学著。」
  「恩~阿~~阿~~阿~~」
  「想起来了吗,这才是你之前的模样阿,尽量叫,用力叫,来,让你那些妹
妹们看看你的本性是多麽像个婊子。」
  「阿!!阿!!好爽!!好爽!!阿!!」
  「看呐,这就是你们敬爱的杨姐姐,哈哈哈,看她为了鸡巴变成什麽模样。」
  双手被抓住的她虽然不想在妹妹面前露出那个下贱的表情,但在陈友谅强而
有力的撞击下,那份些微的矜持很快就被摧毁殆尽,反而还因为妹妹们的视线使
得她更觉刺激。
  「阿~老爷的大鸡巴~」原本端庄的黄衫女忘情地甩动舌头呻吟,嘴角不断
流著唾液,她脸上已经没有平时冷冰冰的态度,取而代之是那被快乐和快感扭曲
的笑容。
  那些不懂男女情事的纯洁少女见到如此强烈的性爱画面,脑袋具是一片空白,
心中敬爱的杨姐姐彷彿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原本那严肃和蔼的脸蛋,如今在性
爱中沉溺扭曲,平时各种惇惇教诲的语气,现在嘴裡却喊著各种淫秽不堪的呻吟,
那朝夕相处,一手一画教导大伙武功的美丽身段,如今却是被男人拉著身子玩弄
摇摆,那个众人暗自羡慕的成熟乳房,现在更是在空中肆意摇晃,形成一种妖豔
的美丽。
    对那八个少女来说,黄衫女无疑是她们心中最尊敬的人物,而且也是未来的
憧憬,所有人无一不希望将来也能变成像她一样武功高强却又充满高贵的气质,
但如今那个杨姐姐却在自己眼前变成了一个满是淫荡放肆的荡妇。
  所有少女皆陷入一阵沉默,但眼前黄衫女淫荡的表演和男人强大的控心术却
又让她们无法离开视线,只能眼睁睁看著男人和女人激烈交欢的模样。
  陈友谅见到那些少女呆滞的模样内心暗自得意,在玩弄黄衫女的同时,他也
没忘记持续发动控心术洗脑那些少女,不断地藉由暗示将这些画面刻入脑海之中,
让她们在内心把自己和眼前的黄衫女持续重叠。 
  「别一脸不可置信阿,你们身为女人,本来就是要让男人插著玩的,这是天
性,瞧,看她多开心。」
  「阿~老爷~~鸡巴~~干死杨奴阿~~」
  「杨奴,再告诉你那些妹妹,生为女人是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啊。」
  「杨..杨奴好开心,能生为女人,才能..阿~被老爷这样~恩~阿~鸡巴狠
狠操著~阿~好猛~恩~」
  「听见了吗,你们亲爱的杨姐姐正在教你们如何享受当女人的滋味呢。」
  陈友谅语调变得十分温柔,软硬皆施,不断持续魅惑那些少女。
  「你们都误会了,我可不是坏人欧,我是来帮助你们享受女人滋味的,瞧,
我怀裡的杨姐姐看起来是不是很享受呢。」
  「恩~好爽~杨奴被老爷~~搞的好爽好舒服~阿~」
  「这麽快乐的表情,怎麽可能是坏事呢,大家说对不对啊。」
  几个少女不自觉的对陈友谅的说法微微点头,男人知道这些少女都已经著了
道,接下来只要反覆让她们亲眼瞧见男女交欢的场面即可。
  「刚才只是前戏,接著让你们好好看著男人和女人是怎麽相干的,呵呵呵。」
  陈友谅说完后便开始专心玩弄黄衫女,两人不断的互相调情,淫合交欢,变
换各种姿势,在古墓淫乐的整个月裡,黄衫女已经被陈有谅调教成如同妓女般熟
练,此时已经她无视旁人,彻底放开,那被陈友谅调教完毕的肉体不断在亲爱的
妹妹面前展露各种淫荡不堪的性爱模样。
  很快地少女单纯的心灵逐一染上男女激烈的赤裸情慾,有几个定力稍差的少
女甚至已经把自己投射成眼前的黄衫女,在体内起了共鸣,下体逐渐产生高潮似
的反应,没经验的她们控制不了那种兴奋,不禁在双腿间湿成一片,陈友谅不停
变换姿势和玩法,再配合强大的控心术,一点一滴地把那淫荡的画面,女人的呻
吟,被男人鸡巴插入的模样慢慢烙进八个纯洁少女的心灵。 
  所有少女的气氛开始慢慢转变,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可恶的坏人,反而变
成了一个能让女人高潮呻吟的雄性存在,她们的情慾已经完全被陈友谅所支配,
催眠,不断注入脑中的,是对男人的绝对服从和慾望。
  她们内心甚至开始认同陈友谅扭曲的话语,接受自己就是要服侍男人,被男
人插著玩的母狗,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男人透过控心术对全体催眠的效果。
  如此过了一翻激烈的翻云覆雨,黄衫女终于被玩弄到数度高潮失神,晕了过
去,陈友谅这时才停止玩弄,拔出鸡巴让她稍作歇息。
  而经过洗礼的八个少女,此时表情都已变成充满情慾,透过控心术,她们的
身体藉由黄衫女散播的淫慾都陷入发情状态,初次体会到的性爱气息使得少女们
纷纷陷入不自主的高潮恍惚和兴奋。
  原本那些天真无邪的脸孔,如今都已转变成了对渴求肉慾的表情,在黄衫女
的示范下,这些少女明白了原来自己身体能产生如此的快乐,加上陈友谅耐心的
洗脑诱导,她们全都接受了那被男人扭曲的所谓女人真正的存在意义。
 
  此刻所有人内心皆满是期待,期待眼前的男人也能让自己感受到和黄衫女一
样的快乐滋味,像玩弄黄衫女一样狠狠的操著自己,让自己也能和黄衫女一样浪
叫呻吟。
  陈友谅起身站在众人面前,在经过一番性爱后,那胯下的鸡巴依然直挺充满
精神,少女们现在看著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警戒和厌恶,反而是带著崇拜般的渴
求,所有人双眼睁大,布满血丝,盯著肉棒不断大口喘气,众人的下体都是一片
水渍,整个房间顿时充满了淫糜的气味。
  陈友谅知道眼前的懵懂少女,内心都已经屈服在男人鸡巴的震慑之下了。
  「看来都学会了呢。」男人接著逐一解开众人的点穴让她们能够活动。
  只见解开穴道的少女们就如同著魔般,立刻脱下身上衣物,然后迫不及待的
像条狗一般跪爬到陈友谅的身边,用自己那身青涩的小嘴亲吻男人的身体各处,
用稚嫩充满弹性的肉体往男人身上磨蹭,取悦讨好男人。
  「老爷,小翠想要..您的鸡巴..插到..插到小母狗的骚穴中吧..」
  「老爷,像对待杨姐姐一样用力玩弄小虹吧..给人家您的阳精~」
  「老爷的鸡巴,好好闻,好强壮,小玲好喜欢..来操小玲的屄..让小玲服侍
您..」
  眼前已不是未尝人事的清纯少女,而是慾火焚身,渴望男人鸡巴进入自己的
女奴们,她们一拥而上不断侍奉陈友谅的肉棒,晚一步的少女用刚发育的胸部反
覆摩擦男人的背,还有少女迫不及待寻找男人的嘴吻了起来,所有人像疯了一般
渴求男人的碰触,而当中最渴望的,自然是那个昂首挺立,散发著浓厚气味的强
硬鸡巴。
  「一次玩这麽多个还是头一遭,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哈」陈友谅看见
众女渴求的模样,开心大笑。他随手抓住一个少女,将她按倒在床上,随后开始
新的一轮姦淫。
 
  不久后,房间裡响起了诸多少女的呻吟,那充满情慾的叫声就这样在古墓裡
激烈迴盪了数个夜晚。
  陈友谅后来夺走了整个杨宅的资产,还有古墓裡留下的各种武功绝学,他利
用这股力量,在反抗军裡一路爬升,从一个落魄逃难的手下翻身成一方之霸,到
最后甚至成了和朱元璋划分天下的最大势力。
  传闻中陈友谅有位神祕的夫人杨氏,不但足智多谋,甚至武功高强,最重要
的是,那位杨氏貌如天仙,堪称绝代佳人,只不过却从没有人知道那位夫人究竟
是何来历。
  但儘管陈友谅如此武功高强,到最后依然敌不过朱元璋的真龙天命,他在鄱
阳湖大战中意外中箭落入水裡,从此失去下落,他的势力也跟著他的消失一同破
灭,分崩瓦解。
    奇特的是,战后部下不管怎麽搜索,始终仅能找到他的部分衣物,其尸身怎
样都遍寻不著,莫可奈何下,那些部下只好当作他就此长眠湖底,取了他的衣物
为他立了一个衣冠塚,并留下各种揣测的传说。
  战后,据说有人在终南山的坟墓裡听见了男女淫戏的声音,只不过这又是另
一个乡野奇谈的故事内容了...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