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金庸逆穿越Z(二)
  • 浏览:146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2)偷窥﹗峨嵋女眷﹗(上
  「都少侠?」夜幕下,山林外,在背后叫住我的,是个相貌清雅的中年丐者,
头上系统显示的名号乃:『丐帮长老全冠清』。
  《天龙八部》的全冠清?外号『十方秀才』,为人足智多谋,武功高强,是
八袋舵主……唔,《倚天》的史火龙都成为《神雕》黄蓉的副帮主了,那全冠清
升格做长老也没甚麽……
  问题是,这傢伙是个歹角﹗在《天龙》裡,先是想扳倒乔峰;后来又捧游坦
之那烂面人,做丐帮的傀儡帮主……
  之前问过程英,她说丐帮没有乔峰此人,只不知会否连相关的『聚贤庄』、
游坦之等人事亦不存在?果真如此,全冠清就没啥阴谋可以摆弄吧?
  慢著﹗我刚刚和黄蓉幽会,难道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没可能,我和她亲热
时全程都隐形消音,进出她的帐篷保持隐身,理应没破绽被这姓全的逮住……
  不变应万变,我拱手试探:「丐帮全长老?叫住在下,有何指教?」
  全冠清还了一礼,言行正常得很:「不敢不敢,都少侠在襄阳英雄大会、万
安寺大显神通;『龙之军师』名号誉满江湖,全某好生钦佩,特来代被救出的武
林同道,再表谢意。」
  大拍马屁,想跟我打交道?话说,『龙之军师』这夸张失实的名号,究竟是
怎麽传开去的……怎也好,看来不是我跟黄蓉的私情败露,可以鬆一口气……
  「其实,全某是为了代人传话而来。拜託我的人,久闻少侠大名,极欲相见,
一睹阁下风采。」
  「有人想见我?是谁?」
  全冠清压低声音:「敝帮先代副帮主,马大元的遗孀,马夫人。」
  死鬼马大元的老婆,康敏?黄蓉说有马大元这傢伙时,我不敢细问,康敏这
尤物果然存在呀﹗
  「呃……素未谋面,马夫人她想见我,所为……何事呢?」
  全冠清神秘一笑:「这个嘛,我可不晓得。」
  喂﹗当真不晓得,还是刻意吊我胃口?是别有用心的美人计吗?康敏这蛇蝎
魔女,可是碰也不是,不碰也不是——跟她有一腿的段正淳,几乎丧命;不瞧她
一眼的乔峰,更被搞到身败名裂……
  这根本是个不论干与不干,都会被她狠狠咬一口的黑寡妇……不过,既然干
也死,不干也死,倒不如干了再说,才不吃亏……
  『玩家答应以后去见康敏吗?』
  呜……脑袋理性地告诉我,麻烦少惹;可胯间的小龟头,却叫我吃了再说……
胡﹗不管了﹗死就死吧﹗老子按下『答应』啦——
  「感谢都少侠,佳音我将转告马夫人,告辞。」全冠清就此告退……感觉就
像个……扯皮条的。
  咦?康敏的地址呢?他都没有告诉我﹗那叫我去哪裡找她了?岂不是注定
我要失约啦?一旦失约,按康敏的扭曲性情,必定记恨……臭电脑﹗又佈陷阱给
我踩﹗
  罢了,反正康敏纵想报复,亦不能拿我怎样——本少爷又没契丹人的身世给
她揭穿;更别说我的后宫人强马壮,有黄蓉、任盈盈罩我,没有在怕的……可是,
不能一会这寡妇马夫人,真是一大遗憾,唉……
  都夜半了,还是依黄蓉说的,找个营帐鑽进去睡吧。首选,自是程英、陆无
双表姐妹俩。她们应该共睡一帐,两个也跟我好过了,三人大被同眠,不无可能
呀,嘻嘻……
  这一带是丐帮营地,某个帐篷上空,显眼地标示著『程陆双姝的帐幕』,真
是贴心地方便我呀﹗
  那料来到帐外,却钉著一纸警告:『都敏俊与狗,不得内进﹗』
  这难看的字迹,必是陆无双的手笔……啐,还在为我身边满是姑娘而生气?
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周芷若、袁紫衣应该在峨嵋营地,但既有灭绝老尼在,那边可去不得;任盈
盈大概也在吃醋,而且跟她同睡的可是东方不败,我可不想睡梦中被突袭后
庭……如此剩下来的,只有双儿和仪琳……
  「相公﹗」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一身粉红衣裤,丫鬟打扮的双儿,快步走
近:「终于找到你了。」
  我轻敲少女头上双髻:「双儿,相公也正想找你﹗你适才怎麽叫媳妇儿做少
奶啊﹗一下子就搞到场面失控﹗」
  雪白脸庞,小嘴可爱地吐舌:「又是相公你说的,你跟陆姐姐……洞过房了,
那我自然该喊她少奶哦。」
  「你自己也跟我洞房了,你喊贼捉贼。」
  「我、我不算数的,我只是相公的小婢……」
  「双儿,我早说过了,你别总自称是丫头甚麽的。我认识你最早,你才是永
远排第一的少奶啦。」
  「谢谢相公……哎,相公你别这样子……别人会看见的……」
  「三更半夜,没有人啦,来,让相公抱抱,亲过嘴儿……」
  「啜……相公,有、有人啊……我到处找你,是想告诉你,东、东方教主,
拿著金剪刀,用轻功飞来飞去,嚷著甚麽守宫砂,说要……剪你?」
  「嗄?﹗」
  「东方教主为何忽然生相公你的气?她要剪相公你的头髮吗?」
  「双儿,相公没心情跟你『大功告成』了……」
  好、好险﹗日月神教的营地,绝对去不得呀﹗
  「喔,相公,是仪琳姐姐。」
  灰帽灰衣的小尼姑悠悠步至,清秀绝俗,容色照人,还只十六、七岁年纪,
正是仪琳来了:「都大哥……」
  「相公,任大小姐著我跟她同睡一帐呢。」双儿见仪琳似有话说,乖巧地自
行走开。呼,跑了一个,又来一个,开后宫真是好忙啊……
  「仪琳?你还没睡?是不是一个人怕黑怕鬼,想我陪你过夜壮胆……」
  「我、我跟袁师姐、周姑娘她们作伴了。」仪琳神色犹豫,吞吞吐吐,感觉
不太对劲,我只得温声细问:「你怎麽啦?有话想跟我说?」
  「都大哥,在华山思过崖,我们有过……终身之约。」俏尼姑捏著手指,眼
眶红红:「但今次再会,我瞧你身边又多了……不少姑娘。我不是吃醋,只是觉
得……她们各有各的好,都比我好……你也不差……少了我一个。我打倒左冷禅
后,还是继续诚心修佛,不跟你……一起了,好吗?」
  「不好、万分不好﹗」虽然不是吃醋,但这样自行退出,岂不比吃醋更严重?
我忙握著仪琳玉手,恢复她的信心:「仪琳,我身边……姑娘即使变多,越来越
多,但决不会贪新忘旧的。我跟你既有约定,我不会变心,你也不许退缩。还有,
就像我叫你对自己的剑法多点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整个人多些自信呀。」
  我拖著身形婀娜的方外之人,走进无人的林荫,一拥入怀:「其他姑娘有她
们的好,仪琳你也有自己的好;你的漂亮,一点也不比她们逊色哦。」
  娇小人儿,一被我搂住,立时软了大半:「我觉得大家,都比我……好看……」
 
  「仪琳,你有个优点……」我右手按上宽大的缁衣,隔衫搓摸跟小巧身形比
例不符的D罩杯丰胸:「绝对大胜她们所有人啊。」
  仪琳鼻音尖哼,顿时发软般倚在我身上;久别重逢,我怀念地隔布揉胸,纵
使缠了束胸布,但一对乳弹,依然玲珑浮凸:「所以,别再妄自菲薄,胡思乱想,
说要走了,都大哥不会让你跑掉的。」
  
  「嗯……」
  「你可记得在襄阳英雄大会那一晚?你喝醉了,跑来我的房间,然后……」
  当时仪琳首次大醉,自行宽衣解带,跪地帮我乳交,真是想一想小弟弟都发
硬呀……
  「我、我不会再破酒戒了。」仪琳脸红抬望,尴尬羞愧:「那晚的……事
情,我们还是等到……洞房时才再……好麽?」
  吁,总算稳住仪琳了,我也不好太急色,始终在思过崖时说好的,她要杀败
左冷禅为恆山派报了灭派血仇,方好心安理得地跟我在一起……
  我轻吻仪琳前额,鬆开怀抱:「好,都大哥会尊重你啦。」
  她抚平衣襟,调顺气息,说起正事来:「近日嵩山派广传消息,说三个月后,
五岳剑派会盟,合併五派,比剑夺帅……」
  《神雕》、《倚天》之后,轮到《笑傲》的主线剧情?那此时此刻,岳不群和
林平之,应该早已痛痛快快地自宫去……
  原著岳灵珊至死仍是处子呢,就由我来破她的处……咳咳,不,就由我来改
写她的悲惨命运吧﹗还有她刚烈的母亲宁中出,不对,宁中则,感觉比黄蓉更难
攻陷……
  「仪琳,放心出战吧﹗以你的『太极剑』,五岳剑派裡,没人是你对手的,
你可是剑镇襄阳、大都的『女剑神』啊﹗」
  仪琳感动浅笑:「这个名号,可是都大哥你替我改的呢……只是,去参加盟
会……本派只剩我一个了……」
  我一拍胸口:「到时候,我当然会伴你同去啦。」
  当然包括,顺路去见见岳灵珊两母女……
  「对了,仪琳,你怎麽叫袁紫衣做师姐?她师父不是灭绝师太麽?还是她也
在恆山派当过尼姑?」
  仪琳尚未开口,旁边便传来一阵爽脆清亮的声音:「仪琳,你甚麽都别说﹗」
  来者一身紫衣,纤腰削肩,体态娉婷,姿形秀丽,正是我想要搞清楚她底细
的袁紫衣:「小敏俊,我本以为是仪琳告诉你我的事情,原来你在万安寺塔上道
破我师承,不过是瞎猜的嘛。」
  袁紫衣叫黄蓉做『郭伯母』,似乎是世交;灭绝师太收她为徒,算是符合《飞
狐外传》的出身;但仪琳叫她师姐,却难判断她是否戴了假髮的尼姑……总觉得
她身世的某些地方,显然被游戏系统大幅修改过?
  「喔,袁师姐……」仪琳骤显心虚,想来是唯恐早前与我搂搂抱抱,有没被
袁紫衣目睹;但紫衫女郎没说閒话,只爽快地一拍她肩膀:「仪琳,你去斗左冷
禅,多加我一个﹗毕竟我小时候在恆山待过,『恆山三定』三位师太照顾我的大
恩,不能不报。」
  这是在预告,想攻略袁紫衣,是绑定于《笑傲》路线了?
  仪琳的剑法虽脱胎换骨,但多个强援,更加稳当,大喜合什:「多谢师姐。」
  「好,时候不早,该休息啦。」袁紫衣牵住仪琳,修长双眉,瞄我一眼:「你
这小绵羊,可莫要被豺狼骗去吃掉囉。」
  我顶替了胡斐,总被她调笑,可恶,搞得人心痒痒的……
  她拖了仪琳就走,莫名又丢下一句:「到处留情,当心后园失火唷。」
  甚麽后园,我开的是后宫好不好?失火?甚麽意思?
  迈步之间,袁紫衣的凤眼樱唇,似笑非笑,遥指前方——前面丛林不远处,
隐约坐著两个身影?
  两棵横地断树,有两个人相隔数尺对坐,似在交谈。其中一个是男的,作
青年书生打扮,眉目清秀,俊美之中带著三分轩昂气度……哼﹗是宋青书那小
子。
  那坐在他对面的,莫非是周芷若不成?岂有此理﹗居然趁我不在,邀约她乘
夜聊天,提升好感度?
  嗄?我有没眼花?另一棵断树上坐著的,不是周芷若,而是——任盈盈?
  任盈盈再没穿著张三丰亲传的龟仙流战衣,换回爱穿的淡绿衣衫,白色短
靴……喂﹗你不是超级害羞,除我以外,都不将天下男人放在眼内的吗?
  我的盈盈,怎麽在跟宋青书喁喁细语……还聊到脸蛋微红?你俩在谈情还是
在讲甚麽色色的话题了﹗
  我跑去跟黄蓉偷情;任盈盈则在跟宋青书私会?干﹗又不是《肉蒲团》,我
不吃因果报应这一套的﹗
  究竟聊完没有呀?好,姓宋的终于起身告辞:「任师妹,得你解惑,教我茅
塞顿开,感激不尽。」
  任师妹?叫得这麽亲密?她是你太师父的关门弟子、你爹的八师妹﹗你这臭
小子该喊她做八师叔才对﹗
  宋青书走了,任盈盈目送他的背影,脸上又泛起淡淡红霞……甚麽解惑、甚
麽茅塞顿开?瞧这模样,肯定不是在讨论太极拳吧﹗
  「盈盈﹗」我按捺不住,急跑过去:「是宋青书叫你出来的?他跟你说甚麽
了?」
  十、七八岁,睫毛甚长,容貌秀丽绝伦的美貌小姑娘,闻声回头,冷言冷语:
「跟你没关係。」
  哎,她果然还在气恼陆无双那件事……
  「盈盈,你听我说,姓宋的不是好人﹗他总围著周芷若打转,意图不轨……」
  任盈盈站了起来,漫不在乎:「我知道呀。」
  「你知道,还跟他出来夜会?难保他不会突然兽性大发,对你辣手摧花……」
  那知她索性懒管我,自顾自地走开……看来我非使出绝招:『剧透』《倚天》
原作不可了——
  「盈盈﹗我跟你说,以后宋青书会去偷窥峨嵋女眷,再将撞破他丑行的七师
叔莫声谷杀掉,欺师灭祖,禽兽不如呀……」
  「偷窥峨嵋女眷?」任盈盈止步回眸,冷眼瞪我:「更像是你的作为吧。」
  呜哇~~到底发生甚麽事情啦?我堂堂玩家主角,竟要被区区NPC宋青书
NTR吗?
**********************************
  「喷~嚏~」结果,昨晚我找不到可以鑽进去的营帐过夜,孤零零地露天度
宿……
  太阳出来了,日月神教、丐帮、武当、峨嵋四路人马,拔营驾车,继续上路,
远离大都。
  据说东方不败熬夜满山乱飞,却找不到我,正在马车裡补眠,那把锋利的金
较剪,暂时剪不著我……
  陆无双如旧臭著一张脸,我也没心情相哄了……因为从大清早起的一路上,
全是宋青书的SHOW TIME——
   「看﹗宋少侠救出困在山坑的小狗啊﹗」
  嗤﹗有甚麽了不起﹗这种事我也办得到啦﹗
  「哗﹗宋少侠用『武当梯云踪』,为小孩子取回挂在树上的风筝呀﹗」
  轻功吗……倒非我所长……
  「各位﹗宋少侠帮瞎眼的老婆婆揹行李,还亲切地参扶她过马路呢﹗」
  南宋末年哪来马路啦﹗咦,不对,这路上果真有马在跑……
  「大家来吃中饭哦﹗想不到宋少侠懂得做饭﹗他说这个去掉头部,剩下的都
可以吃,它的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四倍。」
  连、连野外求生都懂?
  峨嵋派女弟子A的发言:「不愧人称『玉面孟尝』,宋青书比那个都敏俊帅太
多啦﹗」
  峨嵋派女弟子B的经典总结:「真是被他瞧一眼,都会怀孕哦﹗」
  『系统公告:除了东方不败,全体女性角色,对宋青书的好感度都提升了﹗』
  胡~~喧宾夺主﹗这、这还成世界麽?我、我要力挽狂澜,有所行动——
  「宋兄……啪﹗」
  「都兄?」
  「你肩上有隻苍蝇,我帮你赶走啦。」
  嘿嘿,『数据』到手﹗我的特技『易容术』,只要触摸过目标对像,就能百分
之一百複製其外形﹗上次是『甜头陀』,今次嘛……
  『偷窥峨嵋女眷?更像是你的作为吧。』多得任盈盈,给我灵感——
  等今晚入夜,我就易容做宋青书,去偷窥峨嵋女眷﹗彻头彻尾地破坏他的完
美形象﹗哗哈哈哈哈哈……
(待续)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